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739章 明珠,雪原十年

第1739章 明珠,雪原十年

“摄政王,这是九州联盟刚刚送来的WwΔW.『kge『ge.La”方明珠将一封信封,递给叶子落。
  
  叶子落接过信封,拆开看了一下,眉头皱成疙瘩,“明珠姑娘,有劳翻译一下……”
  
  方明珠心底泛起一丝无奈。
  
  雪原大陆这位摄政王,什么都好,就一点,语言学习能力……惨不忍睹!
  
  教了他十年,竟然还停留在只能简单口语沟通的程度,至于九州文字,那就是瞎子,一窍不通。
  
  她闲着没事,顺便在一个九州学堂授课,那里面成功毕业的雪原学子,都已经一批又一批了。
  
  偏偏这个单独教导、重点培养的“学生”,一直不能出师。
  
  到底是她教学有问题,还是这学生有问题?想不通!
  
  叶子落不仅长得好看,是雪原大陆公认的第一美人,而且,文韬武略,执政能力有目共睹。
  
  女帝未归,少君未醒,他一个人管理整片雪原大陆,处事有度,人人信服。如今雪原大陆的百姓们安居乐业,谁提起他都要竖起大拇指。
  
  治世之能臣,又忠君爱国,性格温和,心胸广阔,身为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丝毫没有自大自傲,虚心纳谏,爱民如子,而且还非常勤政,刻苦用心,从来不偷奸耍滑。
  
  这么一个认认真真又聪明有能力的人,怎么就是学不好九州语呢?
  
  方明珠实在想不通。
  
  后来也只能自我安慰,世间没有十全十美之人,一个人总得有些弱点吧。
  
  说不定叶子落的弱点,就是“可怕的外语”。“王爷,明珠还是要提醒您一下,虽然有我翻译,您以后身边也会有其他翻译官,但是,您是雪原大陆的摄政王,还是要自己能看懂九州文字更重要,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能松懈,要继续努力学习九州语。
  
  ”方明珠谆谆告诫,但还是毫无脾气的拿起请柬打开看了一下,说道,“九州帝君邀请你,参加七日之后的纪念碑竣工的观礼。”
  
  叶子落一听,点头说道,“纪念碑观礼,这个必须要去。明珠姑娘,你跟我一起去吗?那纪念碑上都是九州文字,我……看不懂……”
  
  “还是让翻译官陪王爷去吧。”方明珠拒绝。
  
  如今雪原大陆,特意设置了一个翻译馆,里面都是精通两族语言的人……
  
  十年前,方明珠事必躬亲,如今现在已经不是非她不可了。
  
  当初,九州联盟向天下能人志士,寻找精通上古语的人,许以重礼,前往雪原大陆。
  
  她看到悬赏,自愿前来。
  
  父尊问她,为何不留在东域,而要一个人去那孤苦寒冷的雪原大陆?
  
  那里举目无亲,又受雪原荒力的压制,无法动用自己的灵气,十分不便,而且终年大雪弥漫,十分寒冷。
  
  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为何要去那等苦寒之地受罪。
  
  当然是因为,触景伤情。
  
  她干净利落地和祁少衍告别,挥挥手成全他的幸福,但是,哪有那么容易放下。
  
  他们都需要时间。
  
  她不想再听到他的消息,不想看见他,想去一个人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一个没有他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正好她父尊还是中年鼎盛,也不至于现在就要她回去继承家业。
  
  她便一个人来了雪原。在这地方,她确实很少能听到祁少衍的消息,毕竟不在一片大陆,再加上她一来就被叶子落委以重任,挑起了外交重任,还要教他九州语。
  
  叶子落经常要去各个地方视察,她这个夫子全程陪同,还时不时要接待其他大陆的使者,忙的热火朝天。
  
  这一晃,就是十年。
  
  时间大概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她对祁少衍,本就没有执念,只有渐渐放下的释怀。而释怀,恰恰需要的就是时间。
  
  这一晃十年过去,她发现自己,还是会偶尔想起他,但是心情已经越来越平淡。
  
  他曾经对她的好,他说过的话,他们一起走过的路,留在了她最美好的年纪,最美好的青春。
  
  她不会否认,自己曾经那么深爱过一个人。
  
  但是,她也知道,这一生漫长,她还会遇到另一个人。
  
  不是每个人都有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就能一生一世的运气。她对祁少衍,无怨无恨,还有一丝淡淡的怀念和感谢。
  
  如果没有遇见他,她这一生,应该会选择一个无关爱情的人,得过且过。
  
  正是因为遇见他,知道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知道了被一个人喜欢,是多么的可贵。
  
  所以她决定,她不会再选择政治联姻了。
  
  她会静静地等下一个人出现,等待一份属于她的爱情。
  
  这一次,希望运气好一点,他也能爱上我。
  
  她如今不想再出现祁少衍的面前,不是放不下,而是因为她知道,她的形单影只,会让少衍心生愧疚。
  
  她若是和他再见,必定是在她的婚宴之上,一封喜帖,请他们两口子。
  
  告诉他们。
  
  虽然我退出了,但我也过的很好。无需挂念,无需亏欠。
  
  银花送她的凤冠,她还留着。
  
  那凤冠,只有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才能戴。所以,她会等那一天。
  
  “真不去?你已经有一年没有回东域,观礼的时候,你父尊也会参加,去看看他?”叶子落好看地眼眸望着她,温柔轻笑。
  
  方明珠幽幽看着他,“要不是你一直不能出师,我早就回东域了!”
  
  “明珠姑娘不会半路撂挑子吧?”叶子落剑眉微挑。
  
  方明珠揉了揉眉心,她倒是想。但是一想到身为雪原之主的摄政王,却不通九州文字,这是一件多么严峻的事情。
  
  若是有的翻译图谋不轨,扭曲双方的含义,他都看不懂……
  
  她对上古语和九州语的精通,在整个九州大陆,也没有几个人能比了。她都教不会这个“学渣”,还能指望谁?
  
  一种维护各大陆和平的使命感,让她也无法置之不顾。“当然不会。一日为师,那就要尽到师者的责任。不能把你教会,我就在雪原大陆死磕到底。十年不行,就不信百年你还这样。反正修武者寿命悠长,我慢慢跟你耗!”方明珠银牙轻咬,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的意味。
  
  顿了顿,她说道,“我和你一起去九州城。不过,我就不公开露面观礼了,只和父尊小聚一下。你忙完,我们一起回来。”
  
  “好啊!”叶子落立即点头,“我给域主准备了不少礼物,你帮我捎带给他!”
  
  “又备礼?你一年得往东域送多少礼物?”
  
  “那当然了。域主唯一的独女,却在我这里吃苦,怎么也要表示谢意。”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方明珠一言难尽看着他。他礼物送的多到每次和父尊见面,父尊都要问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