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857章 白凤凰初见赵王

第1857章 白凤凰初见赵王


  
  白蔻儿将云亦城绑起来,倒是阴差阳错,暂时让赵太后没了动手的.网
  
  她不急不缓地钻研春药的配方,然后便一次次给云亦城试药。
  
  这试药的过程自然万分痛苦。
  
  精神恍惚的云亦城被她摧残的死去活来。
  
  “春药终于解了,但我似乎用错了几种药,让他开始发烧说胡话。”白蔻儿无奈地叹气,“看来我果然没有当神医的天赋,研制解药不适合我。”
  
  如果云亦城此时是清醒的,肯定要抱着她抱头痛哭。姑奶奶,您总算有这个觉悟了!
  
  此时,堵着云亦城嘴的胶布已经被撕了,他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胡话。
  
  但突然有一句,引起了白蔻儿的注意。
  
  白蔻儿的视线瞬间从药材上,落在了他的脸上。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是那个人。
  
  但云亦城自从出现在海云郡国,便是无父无母,背景成谜,那么他未尝不可能是……
  
  难怪他和秦王相交莫逆。
  
  如果他的真实身份是那个人,那就完全说的过去了。
  
  他对付燕夏萤的手段再卑鄙,也不足为奇。
  
  白蔻儿盯着他眼神冰冷的犹如万丈寒冰,但过了良久,她的眼神渐渐缓和下来,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她对某些人是怨,但对燕氏一族,才是憎恨。
  
  大家的目的,都是要灭掉燕国。那么现在她该祈祷云亦城,最起码在燕国灭掉之前,活蹦乱跳,健健康康。
  
  狗咬狗,一出好戏。
  
  白蔻儿闭上眼睛,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些很久不曾忆起的过去。南疆的毒窟,绝对是一场噩梦。支撑着她熬下来的执念,就是要看燕国如何灭亡。
  
  白蔻儿突然没了继续玩的心情,从随身的药瓶里取出一个,将一瓶毒药灌入云亦城嘴里。
  
  以毒攻毒。
  
  不过半个时辰,云亦城的脸色就渐渐恢复正常,高烧也退了下去。
  
  只是毒解的后遗症,身体十分虚弱。
  
  白蔻儿解开捆住他的绳索,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摇摇晃晃直接倒在了白蔻儿身上。
  
  白蔻儿柳眉一挑,“又找死。”
  
  果然,下一刻,他的脸色一片灰白。
  
  再次中毒。
  
  不一会儿。
  
  插满银针的云亦城,安静地躺在床榻上。
  
  ……
  
  云亦城中毒后半个月,终于……苏醒了。
  
  他对白蔻儿再三致谢甚至不需要一天,但是她足足玩了半个月。
  
  太惨了。
  
  虽然苏醒,但云亦城身体十分虚弱,只能先静卧休养。好在此时,白凤凰和赫连烬终于赶到了。
  
  “虽然目前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我听赵王的口风,并不愿意和燕国联姻。”云亦城瘫在病床上,虚弱说道,“咱们还有机会。”
  
  白凤凰点头道,“赵国一直是太后摄政,赵王再平庸,也不可能甘心。你上次观赵王,觉得此人如何?”
  
  “长得很好看,其他的……不好说。他三两句就交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城府太浅,还是故意如此……”
  
  云亦城话还没说完,白蔻儿就嗤了一声,“长得很好看,所以你就连男女都不忌了?”
  
  云亦城立即被她这句话闹了一个大红脸。
  
  差点把一个男人那什么,绝对是他这辈子最丢脸最尴尬的黑历史。
  
  “还好赵王兜着了,不然现在大家只能在牢房里看我。不知我怎么得罪赵太后,初次面见,她就狠狠坑了我一把。”云亦城苦笑。
  
  他们后来一合计,倒是分析出了他是什么时辰中毒,但是对赵王点他穴,他全无印象。
  
  那时候已经被药效控制。
  
  而且那是非常偏僻的奇穴,和习武之人的点穴功夫不一样,是专门扎针的穴位。
  
  一般的御医都未必知道,就算知道,不用针,也扎不准。
  
  也只有神医如赛扁鹊、白蔻儿才非常熟练,以指代针。倒是经常有人误打误撞上……
  
  所以白蔻儿也没有多想。
  
  “郡世子辛苦了,好好休息,接下来交给我们了。”白凤凰微微一笑。
  
  ……
  
  赫连烬乃是一方诸侯,赵太后特地设宴款待,首辅作陪,比起招待云亦城隆重多了。
  
  燕世子看重,她也不会怠慢。
  
  白凤凰则去拜见了赵王。
  
  虽然云亦城说过赵王好看,但白凤凰亲眼目睹之时,也被这绝色容颜惊艳了。
  
  长得真漂亮。
  
  而且他没有秦王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和那眉峰桀骜的杀气,不管男人女人第一眼看见他,都很容易自然地产生好感。
  
  毕竟长得好看又没有攻击性的脸,实在是十分讨喜。
  
  世人皆言燕世子姿容无双,那肯定是没见过赵王。白凤凰在心底暗想。
  
  不过……
  
  还是秦秦大宝贝更得她的心。
  
  虽然赫连烬眉眼间皆是侵略十足的冷芒,令人不敢亲近,但他就是凶人的样子,也实在是太有味道了。
  
  白凤凰想起赫连烬,莫名地就春意泛滥。
  
  赵辞深也在打量白凤凰。最开始这个女人引起他的注意,还是因为花景璃。
  
  他本以为花景璃很快就会死。
  
  但没想到,被她救了,加入魔教,纵横七国,从此赵国也只能鞭长莫及。
  
  最近更出了一条轰动消息。秦王娶了魔教妖女为王后,还公然为她空置后宫,搅和的秦国上下一片混乱,各种流言蜚语传遍七国,此女被秦国世族称为祸国妖女。
  
  连秦王也成了被妖女迷惑的昏君。
  
  但是这些话,他自然一个字都不会信。可传言唯一不假的是,她确实长了一张妖娆勾人的脸,没有那些大家闺秀的端庄温柔,一颦一笑都惊艳勾魂。
  
  赵辞深自己就是绝色,自然不会被美色所迷惑,甚至多了一丝警惕。
  
  越漂亮越强大的女人,越可怕。
  
  燕宜雅,他已经深刻领教过了。
  
  “拜见赵王,本宫奉我家王上之命,有一要事和赵王商议。”白凤凰懒得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道,“不知燕赵联姻,可有回旋的余地?”
  
  赵辞深有些惊讶,白凤凰这直来直去,还真是让他有些不习惯,“王后该知道,赵国乃是太后摄政,不管是联姻还是政务,本王都说不上话,拒绝也没用。纵然我不同意联姻,但,太后同意,我反对也没用。”
  
  白凤凰挑眉,言辞锋利,毫不客气,“自从赵燕氏摄政,赵国已经不姓赵,而姓燕。赵王身为诸侯,将祖宗家业拱手让人,不怕死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怎么?你畏惧赵太后?”
  
  “我一个将死之人,怕她做什么?”赵辞深咬牙,似乎是下定决心,对着白凤凰说道,“可只凭我一己之力,根本奈何不了她。如果王后愿意帮一个忙,本王这里倒有一个计划,足以破坏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