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906章 凤钗定情,追你到天涯海角

第1906章 凤钗定情,追你到天涯海角

众人满饮了一杯,纷纷回到座位。Ww.la
  
  大殿之中,舞姬翩翩上前,丝竹悦耳。礼官拿出一卷长长的锦帛,高声唱诺道:
  
  “左丞王尚元大人恭贺娘娘寿诞,送羊脂玉观音雕像一座。”
  
  “太师沈叔文大人恭贺娘娘寿诞,送珍品红梅图一幅。”
  
  “右丞温如卿……”
  
  ……
  
  “凰廷慎刑司掌事温淑仪大人恭贺娘娘寿诞,送蜀绣屏风一幅。”
  
  “凰廷御礼司掌事王夜莺大人恭贺娘娘寿诞,送南疆玛瑙手链一串。”
  
  “凰廷……”
  
  ……
  
  “大秦护国教国师萧洛衣大人恭贺娘娘寿诞,送南海珍珠一颗。”
  
  “大秦护国教护法伯爵花景璃大人恭贺娘娘寿诞,送……”
  
  ……
  
  因为魔教和秦国的盟约,虽然外人称为魔教,但在秦国之内,则是护国教。教派里的一应骨干,也都挂着官职。
  
  只是虚职。他们不听朝廷调令,只听教主一人的命令。
  
  文武百官,凰廷命妇,魔教众人,一溜烟长长的名单,一个个礼物被抬了进来。
  
  虽然很多世族都不喜欢白凤凰,但是秦王后寿诞,礼数绝对不可能轻慢。
  
  一个个礼盒,堆成了小山高。
  
  这贺礼名单都足足念了小半个时辰才结束。
  
  “本宫谢诸位。”白凤凰端起酒杯,向着众人敬了一杯。
  
  众卿行礼,“谢娘娘。”
  
  礼部和凰廷对这次寿宴准备的十分尽心。菜肴美味,舞蹈动人,即便是在冬日,但是那飘零的花瓣,却一直没有停过。
  
  十分热闹。
  
  赫连烬从袖笼里取出一个紫檀木的雕花盒,递给白凤凰,“生辰贺礼。”
  
  白凤凰也不知道该不该接。
  
  “教主,这可是秦王亲手做的。”花景璃偷瞄着白凤凰,见情形不妙,立即上前帮腔。
  
  赫连烬打开檀木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支金钗。
  
  那金钗雕着一支凤凰,五色的珠宝缀满了凤凰展翅,十分漂亮。流苏上缀着一双水晶琉璃珠,玲珑剔透。
  
  极其惊艳。
  
  是他……亲手做的?
  
  白凤凰看向赫连烬的双手,这才发现,他的手指间有一些细微的不易察觉的伤口。
  
  那不是兵器弄伤的,应该是小刀之类的工具。
  
  做金钗时伤到的?
  
  “你的手……”白凤凰眸光复杂。
  
  花景璃不遗余力帮腔,“秦王从来没有做过首饰,这些天悄悄跟老师傅学艺。手没少被烫伤割伤,这满手的痕迹,真是令人闻着落泪,见者心疼!”
  
  秦王的手,拿着刀杀过人,拿着笔写过文章,但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拿起了钗饰,做起了首饰。
  
  “秦王真是一个好男人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教主你千万不要放过啊!”花景璃继续吆喝。
  
  萧洛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捂着他的嘴拖了下去。
  
  白凤凰没有接那支凤钗,掩在袖袍的手不自觉捏紧,“秦王,我以为我之前已经跟你说清楚了……”
  
  “我知道,你以后要走。”赫连烬深邃的狭眸看着她,目光坚定而执着,“带我一起。”
  
  白凤凰一怔,“你说什么?”
  
  “你的仇,我和你一起报。你的恩,我和你一起还。你要去哪,我都和你一起。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我允许你的一切决定,唯独不允许你离开我。”赫连烬的语气,不容置喙。
  
  灼灼目光,深情而霸道。
  
  “白凤凰,我喜欢你,我看上你了,你这一生一世,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本王的女人。”
  
  白凤凰怔怔看着他,“秦王,你根本不懂,那个地方凶险异常,一旦去了,再也无法回来。你会失去你的一切,你的身份你的地位,甚至你的武功在那里也不值一提。你会变成一个普通人,说不定还会变成一个被人欺辱的废物。”
  
  “就算我一无所有,变成废物,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赫连烬握紧自己的拳头,坚毅的眉眼透着凛冽的锋芒,“只要我没死,就会保护你。”
  
  白凤凰的眼眶酸了,微微泛红,“你不会明白的,那种孤独,整个世界都和你格格不入,你很清楚自己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你是一个异类。你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从此以后,你就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有你,并不觉得孤独。”赫连烬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贴在心上。
  
  他的心脏,为了她热烈的跳动着。
  
  “没有过去,但有将来。我不会后悔。”
  
  他一字一句,毫不拖泥带水。秦王一直都是这么一个杀伐果断的人,就像这个决定,在从他看见白凤凰醉酒后的眼泪,便决定了。
  
  毫不犹豫。
  
  离开一直生活的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凶险的地方,失去一切,金钱地位和亲友。
  
  那又如何。
  
  他没了过去,过去还在回忆里。只要她在他身边,那就是未来可期。
  
  白凤凰一直告诉自己,她要对秦王很好很好,但绝对不能爱上他。因为爱上他了,她可能就舍不得走了。
  
  可是这一刻,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她沦陷了。
  
  过去的五年,她每一天都在找回家的路。但这一刻,她一点都不想走了。
  
  她真的……
  
  不想走了。
  
  想为了这个人,留下来。
  
  白凤凰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最近会频频梦到九州,梦到师父。因为她的心,早就选择了赫连烬。
  
  那些回忆,在她的梦中,在和她做最后的告别。
  
  她没有承认自己的感情,口口声声我一定要走,但心却叫嚣着,留下来吧。
  
  “凤凰,不管你答不答应,你去哪,我都会追到天涯海角。”赫连烬强调。
  
  白凤凰终于没忍住,扑进他的怀中,深深地拥住了他。
  
  “我不走了。”白凤凰声音哽咽。
  
  赫连烬一怔,“什么?”
  
  “我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你赫连烬,我就是秦国人。”白凤凰抬眸望着他,雾蒙蒙的眸子晶莹璀璨,“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九州的白凤凰,我是大秦人,是你秦王赫连烬的女人。你大婚那日发过的誓言,此生此世,唯我一人,还作数吗?”
  
  “一直作数。”赫连烬被这从天而降的惊喜都砸懵了。
  
  “那你记住了。若是将来有违此誓,我就亲手杀了你。”白凤凰恶狠狠威胁。但是这梨花带雨的威胁,毫不凶神恶煞。只有十分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