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907章 秦王夫妇,白头到老

第1907章 秦王夫妇,白头到老

赫连烬的心都被她撩乱了,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那我注定要长命百岁,和你白头到老了。”
  
  和这个人,白头到老。
  
  白凤凰的心里开满了花,搂着他的脖颈,咬着他耳垂低语,“你现在就只想亲亲我的脸吗?”
  
  赫连烬小腹一热,低眸正对上了她撩拨的媚眼。
  
  秦王后寿诞那天,秦王和王后不知为何,突然离场。然后一向勤勉的秦王,罢朝三日。
  
  朝凰宫的芙蓉帐暖,缠缠绵绵不休。
  
  白凤凰懒懒地趴在床上,青丝松松垮垮散落,双手把玩着那一枚凤凰金钗,微微偏头看了刚刚穿上衣衫的赫连烬。
  
  他的腰间系着一枚青色的锦囊。十分惹眼。
  
  “这个”白凤凰指着那锦囊,黛眉轻挑,明知故问,“谁送的?”
  
  赫连烬低头一看,随手解下香囊递给她,“薛清浅送的。赛神医检查之后,确定有安神静气之效。听闻凤凰前一段时间常常失眠,送给你,睡个好觉。”
  
  “别了,这东西对你的血瞳症有好处。你收着吧。”白凤凰心底的那点疙瘩,瞬间就被他一句话抹平了。
  
  赫连烬坐到床边拉着她的手,将锦囊硬塞在她的掌心,“回头让赛神医再配就行了。”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白凤凰见他执意如此,薄唇勾起一抹浅笑,收下锦囊放在枕边,从枕头下取出了那一个墨紫色的锦囊,递给他,“这个给你。”
  
  赫连烬接过打开一看,就见里面躺着那一枚古朴的戒指。
  
  “给我?”赫连烬不解。
  
  白凤凰看着他的眼睛,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但眼神里透着一丝郑重,“这枚戒指,交给你替我保管。日后若有合适的人选,我再给它找一个新的主人。秦王,如果我要离开,必须要带走它。没有它,我回去也做不了什么。所以,这枚戒指在你手中,也就是说”
  
  “我不会走了。”
  
  她把她的后路,都交到了他的手中,让他安心。
  
  赫连烬不自觉将锦囊攥紧,看着那巧笑倩兮的小女子,一颗心变得温热滚烫。
  
  她是怎么就能知道他心底,其实没有安全感。
  
  白凤凰犹如一片云,她太过潇洒恣意,来去如风,从未曾说过一句她喜欢他。
  
  现在也是。
  
  可是,赫连烬现在知道,她喜欢他。
  
  他们早已,两情相悦。
  
  赫连烬扑上来,搂着她又滚在了一起。
  
  “喂喂喂,都三天三夜了,你今天还要罢朝啊?”白凤凰伸手挡他。
  
  赫连烬攥着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按着,低哑的声音道,“偶尔做一次昏君又何妨。”
  
  国事有温如卿和萧洛衣,秦王上不上朝,对于整个国家的运转,其实并没有影响。
  
  “我怕你身体吃不消”白凤凰故意挑衅。
  
  床帘摇晃。
  
  赫连烬身心力行让她知道,不仅吃得消,还能吃干抹净。
  
  赵国,勤政殿,赵氏宗室中的几个首要人物,正在殿前等候传召。
  
  “文海公,不知太后为何突然召见我等?”赵康平困惑问道。他是先帝同父异母的哥哥,被封为平候,是如今赵国宗室最有实力的人。
  
  赵文海则是宗室年纪最德高望重的长辈,满头华发,但是一双浑浊的眼睛却透着精光,绝不是什么老糊涂。
  
  “太后为了把持朝政,一直和我们赵氏一族为难,天知道又找了什么由头刁难。”赵文海摸了一把花白胡子,叹气,“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赵康平语气颇有些不平,“要不是那个病秧子不争气,怎么会轮到她来垂帘听政。”
  
  “赵王毕竟是先王血脉,继承王位名正言顺。哪想到就让她钻了空子。”另一个宗室接过话。
  
  “听说咱们这位赵王也活不了多久了”
  
  “就是。等他死了,咱们赵氏一族还是有机会的”
  
  “你们都少说两句。这里可是王宫,到处都是太后的耳目。”赵文海呵斥。
  
  正在此时,宫女出来传话:
  
  “太后娘娘宣几位宗亲觐见。”
  
  虽然私底下赵氏宗室都对赵太后不假辞色,但是当面还是规规矩矩,礼数齐全。行过礼,规矩侯着。
  
  燕宜雅端坐在太后凤椅上,姿态优雅而高贵,视线在这几个人身上扫了一番,慢条斯理说道,“今日请几位长辈过来,是有要事相商。诸位都知道,赵王久病缠身,本宫一心处理朝政,疏漏了对王女的管教,以至于让郡主闹出了和人私定终身的笑话,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十分惭愧,实在是我教女无方。”
  
  “娘娘言重了。娘娘为了朝政,日理万机,偶有疏漏,也是人之常情。”赵文海斟酌着用词说道,“事已至此,秦赵联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秦赵联姻,赵氏一族都恨不得拍手称快。
  
  多了一个诸侯来牵制燕国。
  
  他们乐见其成。
  
  “但本宫以为,若是有一位文武双全的君主处理朝政,无需本宫垂帘听政。本宫就可以好好教导世子王女,尽作为人母的本分。”燕宜雅说道。
  
  此言一出,赵氏宗族的人都震惊了。赵太后把持朝政多年,他们数次想要重立赵王,都被她挡回来了。今日她竟然主动提起?
  
  “这些年为了赵国,本宫夙兴夜寐,身子也渐渐吃不消了,实在是太累。还希望文海公、平侯和诸位亲辈,能为我分忧。”
  
  一旦有一个身体健康的赵王,那赵太后就没有理由再垂帘听政。
  
  她要放权?
  
  天上掉馅饼了?
  
  “如今赵王尚在,另立储君,岂不是有违礼制?”赵康平试探着说道。他心底其实已经迫不及待了,因为
  
  大家一力推举的赵王人选,就是他的儿子。
  
  燕宜雅点头,“不错。赵王是先王唯一的子嗣,本宫自然要支持他,否则愧对先王。但是他若自己愿意退位让贤,我自然也不能强留了。”
  
  “娘娘的意思是,若是赵王愿意退位,就另立宗室其他弟子为王,且您也不再垂帘听政?”赵文海谨慎问道。
  
  燕宜雅点点头,“确实如此。只要赵王愿意,那新的人选,但凭宗室做主。本宫操劳多年,想好好歇一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