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2000章 淑嫔流产,宜雅问罪

第2000章 淑嫔流产,宜雅问罪

燕国皇宫,品荷轩。
  
  楚怜赶到的时候,正看见一个个医士端着一盆盆的血水从正殿出来,从宫门口到院子里,跪了一地瑟瑟发抖的宫女內侍。
  
  燕少御站在窗台前,面沉如水。莫丹青在院子外候着,内廷之事,本和他无关。不过他今日来给淑嫔送补品,恰好赶上了,正是此次淑嫔流产的目击证人之一。
  
  燕少御脚边,燕宜雅跪坐在地上,一向俏丽的脸上,一片苍白。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其他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雍容镇定。
  
  内殿里一片安静,甚至听不见淑嫔的叫喊声,只是不断有血水端出来,触目惊心。
  
  孩子,刚撞上的时候就流掉了。
  
  如今里面在保的是淑嫔的命。淑嫔大出血,可能不成了
  
  楚怜走到门口。几个白胡子御医从内廷走了出来,齐齐向着燕少御跪下。
  
  为首的御医道,“陛下恕罪,臣等无能,未能保住皇嗣。淑嫔娘娘大出血,臣等用千年人参,勉强保住娘娘一命。但是娘娘受此重创,身子亏损严重,再也不可能怀孕了”
  
  对于后宫的女人来说,不能怀孕,便等于判了死刑。
  
  “淑嫔知道吗?”燕少御脸色变得更加阴郁。
  
  御医道,“娘娘从自知自己失子,便承受不住打击昏迷,尚未苏醒,暂时不知。”
  
  “传孤口谕,封锁消息,所有人不可泄露半句。违令者,定斩不饶。尔等已经尽力,下去休息吧。”燕少御眼中闪过一丝疲惫,回头看了一眼内殿的方向,又道:
  
  “皇贵妃拟旨,晋升淑嫔为妃。”
  
  楚怜突然被点名,没想到燕少御让自己拟旨,以前这种事,可都是交给燕宜雅办的
  
  她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燕宜雅,福身行礼领旨。
  
  本只有顺利生下皇嗣,才能封妃。但燕少御破例册封,一是安慰淑嫔失子之心,二则,淑嫔永远都不可能因为生子而封妃。
  
  她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不要打扰淑嫔休息,你们都跟我来御书房。”燕少御冷冷扫了燕宜雅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他给了淑嫔补偿和最后的温柔。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淑嫔完了。因为帝王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能怀孕的女人身上。
  
  宠幸六宫,本就是为了传宗接代的重任。
  
  淑嫔以后连燕少御的面都很难再见到。最多是燕少御怜悯,偶尔见她一两次罢了。
  
  御书房内,气氛凝重。
  
  燕宜雅还是在地上跪着,像是被抽空了灵魂。
  
  “你,还有何话可说?”燕少御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眼神里满满是失望和愤怒。
  
  燕宜雅死死攥着自己的裙摆,此时此刻,她不知道除了这裙摆,她还能抓住一些什么。
  
  “臣妾只是轻轻推开她,没想到她会摔倒,更没想到只是摔了一下就”燕宜雅的声音微微颤抖。但也只是如此,她还维持着自己的优雅从容。
  
  “淑嫔娘娘的饮食一直都是雅贵妃亲自安排。御医说了,淑嫔娘娘饮食不宜,这才导致极易滑胎。雅贵妃娘娘怎么会没想到呢?这该是您处心积虑安排吧。”莫丹青冷笑一声说道。
  
  燕宜雅柳眉一皱,反问道,“淑嫔饮食是我照料,她出事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我为何要这么做?”
  
  “雅贵妃娘娘别急着否认。只是饮食不宜,而不是饮食有毒,这才是您最高明的地方。到时候淑嫔娘娘流产,您只是照顾不周,不过是斥责几句,就像您之前照顾小皇子不周一样。只是您也没想到,会自食恶果吧。这一次要不是您不慎,让淑嫔娘娘摔倒,不知道您又要嫁祸哪个妃嫔,陷害别人,让你坐收渔翁之利。”莫丹青字字诛心,刻薄而犀利。
  
  燕宜雅抓住漏洞反击道,“莫右丞话里有话,是想说当初陛下判处令妹不公吗?暗示是我陷害了莫妃,陛下有眼无珠?”
  
  “臣不敢!”莫丹青连忙跪下,“陛下恕罪,臣并无此意。”
  
  燕少御揉了揉眉心,被他们吵的心烦,“都住嘴。莫妃的事,早已盖棺定论。燕宜雅,孤现在问你,证据确凿,你有何话要说?”
  
  燕宜雅看向燕少御。
  
  面对莫丹青,她能言善辩,可是面对燕少御,她却发现,千言万语,她无话可说。
  
  怔怔地看着燕少御良久,她只能问一句:
  
  “陛下,你,不信我吗?”
  
  燕少御看着她,眉头紧锁,“孤若不信你,又怎会将偌大的后宫,交给你打理。虽然你身份不比皇贵妃尊贵,但谁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六宫之首。孤给你的,还少吗?你还不知足?”
  
  “你又是怎么做的。淑嫔流产,孤的孩子,没了。孤的妃嫔,差点死了。燕宜雅,你还敢问孤,信不信你?莫丹青,还有那么多宫女亲眼所见,你推倒淑嫔,你说你是无心之失,却被御医查出淑嫔饮食不宜。”
  
  “燕宜雅,你让孤,如何信你?”
  
  还有当初莫妃之事。
  
  莫依依一直不肯招,最后受不住酷刑才认。燕少御处死她,是因为她确实谋害白凤凰。
  
  小皇子之案,本就还有疑点。按照结果论来推断,受益者,最有可能是幕后之人。
  
  燕宜雅无疑是最大赢家。
  
  但燕少御不想深究。他信燕宜雅不会对自己的皇子动手,此事过后,依旧把后宫重权交给她。
  
  未曾疏远,未曾怀疑。
  
  可是现在又出事了!
  
  “皇上,一旦淑嫔娘娘顺利生子,她便是雅贵妃封后最大的阻碍。雅贵妃为了后位,谋害淑嫔娘娘,实在是丧心病狂!辜负圣恩。还请陛下,从重处置。后宫之中,断然容不下这种恶毒妇人。”莫丹青启奏道。
  
  楚怜上前一步行礼,“陛下,雅贵妃一向对陛下的子嗣,视如己出。对六宫妃嫔,照顾有加。臣妾以为,雅姐姐不会这么做,此事,必定还有误会。”
  
  “那你觉得,谁能对淑嫔动手。即便是你,有这个本事吗?”燕少御反问。
  
  楚怜一噎,无话可说。
  
  对这个未出生的皇嗣,陛下视若珍宝,保护的十分严密。毕竟,琴妃留下来的小皇子,他本就觉得平庸,根本没有立嗣的打算。
  
  他在等一个天资聪颖的儿子。
  
  见过了秦国太子这样的妖孽,谁不想生个天才呢?
  
  以燕少御的保护,一般人还真的没这个能力对淑嫔下手。哪怕是楚怜,她身份尊贵,却无权,对淑嫔的事插不上手。
  
  六宫之中,满打满算,也就只有燕宜雅一个人,有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