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万界旅者的自我修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美姨旧事!

第三百二十三章 美姨旧事!

    “卜老师回来了!”
  
      伴随着孩子们的起哄声,一位身穿宝石蓝长袍的男子拧着眉头走了进来。
  
      “万田!”
  
      看见爱人回来,楚人美脸上不由露出喜悦的笑容,迈着小碎步迎了上去。
  
      “你回来了!”
  
      开到妻子迎上前来,卜万田仿佛被戳破了什么亏心事,惊了一跳,站在那里,苦着脸埋怨道:
  
      “你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卜万田轻轻拍了拍胸脯,随即想到了什么,不由抬手在脸上使劲蹭了几下,仿佛脸上长了什么东西似的。
  
      “卜老师,你回来了!”
  
      一位平头方脸,虎目狮鼻的老者,挂着一脸恭敬的笑容,走上前来对着卜万田亲切的问候了一声。
  
      此人是黄山村的村长,李家家族的族长,平日里为人脾气又急又臭,但唯独对有知识的人很是推崇。
  
      卜万田作为黄山村唯一的教书先生,村长对他可谓是有求必应,无微不至。
  
      为了留住卜老师,他不仅私人出资发薪,还规定有田的村民们每家每户出新粮后,必须分给卜老师半成。
  
      一户是半成,黄山村共有三十余户人家,有十八户有田,要是算下来,卜老师的日子绝对比大多数村民要富足得多。
  
      可是,卜万田一家的日子不仅不丰足,反而还有些拮据,要不然,楚人美何必重操旧业呢?
  
      “啊...哦...李师傅啊!”
  
      看着一脸笑容的村长,卜万田敷衍的点了点头,强笑一声,拉着楚人美离开了。
  
      村长见此也不在意,读书人嘛,不清高还叫读书人么?
  
      黄山村是一个杂居村,并非是同姓村落,但村里大体可以分为两姓,一是李,第二则是施,村长便是村里李姓的族长。
  
      在黄山村,李村长的身份可谓是位高权重,不说一言定人生死,但也差不了太多。
  
      在这个村里,若是有人胆敢叫他李师傅,而他还不生气的,除了卜老师,再也没有别人了!
  
      “李叔,我和万田先回去了!”
  
      嗔怪的看了爱人一眼,楚人美扭头笑着跟村长打了个招呼,村长听见之后,笑容收敛了许多,但仍旧微笑着点了点头。
  
      楚人美是卜万田的妻子,但在村长眼里,楚人美这个戏子出身的女子,是配不上卜老师这个读书人的,因此自然不会太过热情。
  
      楚人美见此也不在意,起码比以前要好太多了,不是么?
  
      到了家中,卜万田紧张的关起了门,不仅如此,他还靠在门上仔细的听了一会,身影鬼鬼祟祟的,惹人发笑。
  
      “万田,你在干什么啊!”
  
      楚人美一脸红晕,还以为爱人要玩什么情趣,也不知道爱人从哪学来的,平日里总是一堆花活。
  
      “嘘~小点声!”
  
      这位身着宝石蓝长袍,高头圆脸的男子,听到妻子的话,连忙扭过头来,捂着妻子的嘴,一脸悲切的悄声说道:
  
      “阿美,我有点事情想求求你!”
  
      这男子一头乌黑的短发,梳成了工整的三七分,隐约间能闻到桂花的香气。
  
      肤色白嫩,模样俊俏,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雌雄莫辨,配上光鲜的衣着,整个人显得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的,粗看上去,竟比戏班里的小生还要俊俏三分。
  
      “唔唔...什么事啊,你说就是了,夫妻一场,说什么求不求的!”
  
      挣脱了爱人的手,楚人美皱着眉头询问了起来,看着涕泪横流的爱人,楚人美的心里也有些发慌!
  
      “阿美,我...我被人算计了!”
  
      噗通一声,卜万田直挺挺的跪倒在地,抱着楚人美的腿,放声哭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啊?万田,你说啊,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啊!”
  
      听到妻子的话,卜万田一边哽咽,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被人算计...吸了压片,借了一大笔钱,还欠下了高利贷,人家说要还不上,就要拿我右手抵账啊,阿美...”
  
      说着说着,卜万田又哭了起来。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楚人美,仿佛被人从高空中抛落一般,恍惚的失重感充斥着她的胸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压片,高利贷,每一种东西都是能够让普通人家家破人亡的存在,现在自己的爱人竟然两样全占了...
  
      突然,楚人美一个激灵,缓过神来,连忙从怀里取出唱影画戏赚来的补贴家用的钱,塞到了爱人手里。
  
      “这...这是我攒下的一些钱,你看能不能先把高利贷还了,至于借的钱,咱们在慢慢想办法!”
  
      看着手里的八十元钱,低着头的卜万田眼中厉光一闪,随即再次抱住了楚人美的双腿,悲声哭诉道:
  
      “阿美...不行啊,高利贷那里欠了六百元啊...”
  
      听到这话,楚人美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六百元,什么概念,他们家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是二十元。
  
      也就是说,他们一家人不吃不喝也要将近三年才能完全还清高利贷,而且这还是在没有算上利息的前提下。
  
      要是算上利息,他们这辈子恐怕都还不完这笔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楚人美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样子。
  
      “阿美...帮帮我...帮帮我...我不想没有右手啊!”
  
      “我怎么帮你啊...”
  
      听着丈夫的哀嚎,楚人美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着一般,脑子里也是一片混沌,什么主意都想不出来。
  
      “我...我去唱戏...对...唱戏...我会唱戏的...”
  
      听着楚人美的话,卜万田不由摇了摇头,一脸如死灰一般的颜色,摇头说道:
  
      “来不及了,他们后天就要找上门来了...”
  
      “怎么会这样...”
  
      终于,楚人美也哭了起来,唱戏对于她来说,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可连这个都行不通,她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急切的楚人美不由哭了起来。
  
      一时间,屋里除了二人的哭声,再也没有第三种声音了...
  
      “喂,田七,回来啦!”
  
      “是啊,小三哥!”
  
      “哈哈,不是去打牌了么?今天手气怎么样?”
  
      “哈哈哈哈,说出来吓你一跳啊!我今天手气绝顶啊,赢了六百大元,顶不顶啊!”
  
      “我丢,是不是真的啊!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请客!”
  
      “嘿嘿,请,当然请,这不是来叫嫂子和卜老师么?”
  
      伴随着门外的热闹声,一个皮肤黝黑,眼露淫光的矮挫汉子,推门走了进来,见到瘫坐在地上的卜万田与楚人美,仿佛吓了一跳。
  
      “诶呦,嫂子,卜老师,你们这是...”
  
      这时,卜万田脸色变成一副恍若无事的样子,看了看楚人美,又看了着来人,一脸意味深长的问道:
  
      “田七仔,赢钱了么?”
  
      “对呀!”
  
      田七一脸笑容,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大声的说道:
  
      “整整赢了六百,这不是来请你们吃酒嘛!”
  
      “正好六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