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师兄实在太谦逊了 > 第020章 三千道德金蝶!耀舞长空!

第020章 三千道德金蝶!耀舞长空!


  听到半空中吊儿郎当的对话,罗浮掌门的脸色骤然间变得花里胡哨。
  激动,兴奋,担忧,期待,各种各样的表情轮番上阵,直到天月老妪催促,才猛地反应过来。
  “敢问两位前辈,可是大泽酒徒?”
  听到大泽酒徒两个字,罗浮圣宗所有人顿时心神狂震。
  大泽酒徒,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而这两个人,几乎是整个仙云九州都家喻户晓的存在。
  酒徒一出,必有圣子圣女横空出世!
  这两人亦师亦友,神秘异常,性情古怪,乃是西岐云州人教传承圣地的使者,每每出现,都会选拔出一些天纵奇才,参加西岐云州大泽的圣石考验。
  酒徒的出现,整个天剑山上,最开心的莫过于云竹了。
  用脚趾头想也能够想得出来,大泽酒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一定是师兄的光芒照耀到了这两个传奇仙人。
  小小云竹一对眸子弯成月牙儿,看向道藏的目光中满是崇拜的神色。
  师兄要成为人教圣子了啊。
  只是……如果师兄成为圣子,那身份地位岂不是比自己高出太多了?
  一时间,众人各怀心思,罗浮掌门急忙腾空而起,将整个罗浮圣宗的护山大阵都撤掉了。
  贵客临门,而且是友非敌,以大泽酒徒两人的实力地位,罗浮圣宗的护山大阵能不能拦得住两人是一方面,将两人拦在外面,未免有些太过失礼了。
  没有人会觉得两人谈话古怪,弟子竟然能够如此随意的和师父说话,甚至说出当场把天剑山上一棵树给啃了的话来。
  酒徒二人,千年前便名扬整个仙云九州,乃是西岐云州最为神秘的所在,一身修为通玄,几乎没有人能够看透他们到底是什么实力。
  而这师徒二人,一个嗜酒如命,一个徒弟不像徒弟,倒像是失散多年的冤家,早已经被传为神话一般的所在。
  “里面的小家伙,好像有点意思。”
  乌云之中,露出一个小巧的飞舟,就像是一个圆盘一样,上面坐着两个老头,面前摆着一个方桌,上面酒香扑鼻,令人陶醉。
  说话的老头儿拥有一个很是扎眼的红鼻子,醉醺醺的样子,其貌不扬,一身修为,却浩瀚如海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红鼻子老头对面,一个发须皆白,看上去比自家师父还要老一些的老者瞪着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道藏,喃喃自语:“奇怪了,这小家伙的神魂不稳,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创一般。”
  听到两人对楚云的品头论足,众人都不敢说话。
  罗浮掌门闻言皱了皱眉,看向方阳真人等人,问道:“楚云的神魂何时受伤了?”
  方阳真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知不道。
  这事儿得去问阙阳真人才对。
  大家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谁知道楚云在天秀峰呆的好好的,神魂为什么会受伤。
  罗浮掌门转向酒徒二人,刚要开口说话,道藏楼内,忽然传来一声轰鸣。
  听到这声轰鸣,所有人心神都是一凛。
  巫马云竹急忙盘膝坐下来,准备领悟道德圣经。
  这可是师兄在罗浮圣碑内领悟而来的九绝圣经呢,领悟的越多,便越是了解楚云师兄。
  云端飞舟,酒徒二人对视一眼,抚须长笑,红鼻子酒仙人咧嘴倒了杯酒,说道:“品酒论道,这才是人生该做的事情。”
  一旁的徒仙人翻了翻眼睛,说道:“区区金丹期领悟而来的九绝圣经,能够深奥到哪里去,酒仙人你喝醉了。”
  “老夫喝醉了?”
  “是啊,喝醉了!”
  两人吹胡子瞪眼,下一刻,心神狂震。
  嗡——!
  一声轰鸣,从道藏楼内传来,整个道藏楼,顿时笼罩在一片圣光之内。
  道德圣经!
  四个大字在金光中耀世而出,光芒万丈,照亮了整个天剑山。
  酒仙人和徒仙人齐齐做了一个揉眼睛的动作,对视一眼,齐齐沉吟下来。
  天降祥瑞,霞光万丈,无尽的圣光笼罩之下,一道道翩然若蝶的金光,飘飘扬扬。
  开始了!
  罗浮掌门脸上闪烁着激动的神色。
  道德圣经深奥无比,每一次品读,都会有新的感悟。
  就像是楚云说过,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书读百遍,其义也是百变。
  九绝圣经,岂是那般简单的?
  如今酒徒二人在此,这圣经到底是不是能够传世不朽,很快便知道了。
  ……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翩翩金蝶,耀舞长空。
  大道之音,轰然唱响。
  天地弘扬,阵阵如惊雷,震彻在整个大罗圣宗。
  所有人心神狂震,全都一脸惊奇的看着半空中道德圣经的真文,陷入石化之中。
  “道可道,非常道,不对,道可道?非常道?”
  徒仙人从飞舟上探出身子,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半空中的道德圣经,嘴里胡言乱语。
  好像是陷入了纠结之中,徒仙人时而抓扯自己的头发,时而狂拽自己的胡须,脸上满是挣扎的神色。
  “妙,妙啊,区区六字,便有三解,道若可以言说,就不是永恒常在之道。”
  “道可以言说,但非人间常恒之道。”
  “道可以言说,但道非恒常不变之道,大道不可说,大道可以说……不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徒仙人双目通红,自言自语,状若癫狂,目光呆呆的看向酒仙人,噗通一声从飞舟上跌落下来,重重的落在罗浮掌门身边。
  罗浮掌门吓了一跳,刚要上前搀扶,徒仙人忽然一跃而起,哈哈大笑,周身风龙狂涌,长啸当天。
  吼——!
  一道青龙冲天而起,盘桓九天,其色如天海,其形也真切,怒吼苍天之下,一股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向着四周狂暴而出。
  “师父,徒儿悟了,原来如此,徒儿悟了。”
  酒仙人看着发了癫狂一般的徒仙人,翻了翻眼睛,说道:“这么粗浅的道理,现在才悟,你这个脑袋瓜子,还不如一个酒壶来的实在。”
  徒仙人顿时瞪圆了眼睛,指着酒仙人问道:“你这糟老头子知道什么,万千世界,纵是同一片树叶,不同人眼中,也非一般无二,就像这道德圣经,一万个修士有一万种理解,你虽然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可你所知的,怎知和我所悟的一样?”
  酒仙人哈哈大笑,点头说道:“如此看来,你这憨憨是真的悟了,楚小友圣经一出,当为世大功德造化,你的谢礼倒是不可随意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徒仙人开怀大笑,抢了酒仙人的葫芦,咕嘟嘟喝了几大口酒。
  两个糟老头子旁若无人,看的听得周围一群人目瞪口呆。
  道德圣经短短一句话六个字,竟然让徒仙人顿悟,突破瓶颈,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这还不算,刚才酒仙人,称呼楚云为……楚小友?
  楚小友!
  能让酒仙人如此称呼的年轻人,能有几个?
  一时间,整个天剑山鸦雀无声,全都像是做梦一样。
  这时,徒仙人咧嘴一笑,手搭凉棚看向道藏,喃喃自语:“谢礼自然不能随意,且让老夫来看看,这小家伙现在在领悟什么功法圣……引,引气心经?”
  徒仙人一个踉跄,满脸懵逼,转向酒仙人。
  “罗浮圣宗的引气心经,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酒仙人脸上也满是错愕,下意识开口说了句。
  “你先把那棵树吞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