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入侵娱乐圈的咸鱼 > 第八十章、逃兵

第八十章、逃兵

巨大而空旷的办公室里,
  
  一个风度翩翩的金发男子一脸恭敬对着老板椅上的白人老者微微鞠了个躬
  
  “马克董事,seed计划第三阶段已经正式开展到,目前监控的样本信息已经达到了1万零七八二十三人。”
  
  白人老者脸上露出微微的期待,身子前倾“有没有发现seed样本?”
  
  金发男子摇了摇头“暂时并没有,从这些样本接触朊病毒后的反应来看,这些人都呈现了显性的丧尸化,里面并没有我们预料中的seed样本。”
  
  白人老者眉头皱起,双手轻轻叩击桌面,沉吟道“1万多样本……”
  
  2秒钟后,目光转向金发男子旁边的白大褂老头,带上一丝质疑“威尔博士,你确定你的研究逻辑和理论模型没有差错么?”
  
  白大褂老头听出马克董事语气中的质疑,脸上露出一种被侮辱后的的愤怒“怎么可能!?我的研究逻辑和理论模型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顿了顿,白大褂老头耐心解释道“这些样本之所以呈现显性的丧尸化,那是因为体内含有这种远古就演化出来的专门抵御轻度朊病毒的基因,”
  
  “当被我编辑改良后的朊病毒侵入样本人体后,人体的就会做出应激反应,与朊病毒共生出一套变异的中枢神经系统,从而取代原本的中枢神经系统,操控人体;”
  
  “被变异中枢神经系统操控的人,虽然会暂时行动缓慢,但是却变得极具攻击性,机体修复能力也得到极大加强,他们行为第一指令就是将自己携带的朊病毒注入到未感染者体内;这种特征我称为”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携带着这种基因的,”
  
  “您也知道,我们欧美人绝大部分人体内都有着非洲智人和15尼安德特人的基因,那是因为74万年前,非洲智人在往欧洲土地的迁徙途中,不断将欧洲土著的男性尼安德特人当做猎物一样吃掉,女人则当做生殖工具保留了下来。”
  
  “众所周知,原始的朊病毒在所有的陆地动物体内都存在着,唯一的激活方式就是;而且爆发后,哪怕是今天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医治,因此大量的非洲智人死亡,只有没过量吃过人肉的那些轻度感染的非洲智人和女星尼安德特人活了下来,”
  
  “嗯……也许这个所谓的过量指的是1公两,毕竟远古食物获得困难。”
  
  “在所有轻度感染过朊病毒的祖先们,体内都演化出了这种基因。”
  
  “但是……世界这么大,总有一些人的祖先是没经历过这次生化浩劫的,因此他们体内就没有这种基因。”
  
  “当我编辑改良后的朊病毒入侵到他们体内后,因为没有的应激反应,他们体内就不会形成第二套变异中枢神经,外形和行为与常人无异。”
  
  “但是,这些改良后的朊病毒却能改变他们体内的蛋白质性质,”
  
  “您知道,我们人体所有的器官,包括nda,构筑的基本材料就是蛋白质。”
  
  “这些变性了的蛋白质,能够重写我们体内的nda,打开上帝施加于我们dna上的各种枷锁,”
  
  “这样,哪怕是决定细胞分裂次数的这种物质,我们也能源源不断地补充,”
  
  “从此不用担心细胞分裂5次以后我们就会死去,我们的寿命将无穷无尽!”
  
  “因此,seed计划的核心,就是找到感染区体内没有基因的人,”
  
  “并将他体内的干细胞抽离出来,注入我们的体内,多次培植和共化后,我们就能成为全新的人类;”
  
  “当然,作为最重要的载体,seed的比例会很少,可能1万里面只有一到两个。”
  
  “因此,我建议,为了我们人类的长生不死,扩大感染区范围,将改良后的朊病毒传播到美国的没一个角落!”白大褂老头像一个狂热分子一样地挥舞着手臂。
  
  白人老头听完后,眼中露出热切而渴望的光芒,他温和地笑道
  
  “是啊,为了人类的长生,区区一个美国算什么?总统的抗议信算什么?”
  
  转头看向金发男子“交代下去,扩大感染区的范围,我要在三天内,把朊病毒扩散到整个西部地区,”
  
  “如果依旧没找到seed的话,一个星期内,把范围扩大到整个美国!”
  
  金发男子鞠躬,正要离去,白人老头叫住了他,犹豫了一下说道
  
  “给总统和各州议员发条信息,”
  
  “就说……seed实验成功后,他们跟我们一样,会是第一批受益者。”
  
  金发男子再次鞠躬,转身离去,
  
  一旁,低头看着地板的白大褂老头,嘴角却勾勒出一丝讥笑……
  
  “cut!”
  
  “这条过了!”
  
  一众演员齐齐舒了一口气,这场长达6分钟的长镜头,偏偏导演要求一气呵成,他们已经拍了7遍了,虽然只是文戏,但是对精神的负担却是极大的。
  
  杨铸则是看着视频点点头,从美国演员工会找来的这三个配角,虽然评分只有c级,但是台词功底还是不错的。
  
  休息时间,那个白大褂老头来到了杨铸身边,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万静翻译道“他问你,你台词里的那些关于朊病毒的理论都是真的么?”
  
  杨铸懒得多费唇舌“告诉他,至少一半是真的,朊病毒具体是怎么回事,让他自己去查!”
  
  听完翻译后,白大褂老头仿佛受了极大刺激,失魂落魄地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捂脸嘟囔着。
  
  万静说道“那老头说,上帝啊,这就是您所说子民的罪么?”
  
  杨处嗤笑一声“看不出,这老头还是个信徒,不知道后面的剧本拿给他,他会是什么一个反应。”
  
  小白兔想了想,劝了劝杨铸“boss,刚才拍的那个镜头的最后,就是涉及到总统、议员什么的那一段,估计美国这边不会给你过的。”
  
  杨铸无所谓地说道“怕什么,这部电影本来就打算剪辑成两个版本,一个用在国内,一个用在国外。”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拍这么多有些敏感的镜头,真当我不知道美国这边的尿性啊?”
  
  小白兔瘪了瘪嘴,自家boss越来越奸猾了。
  
  ………………
  
  午休时间。
  
  是的,午休;
  
  这个在国内片场绝对不可能出现的现象,在大洋彼岸堂而皇之的出现了。
  
  美国演员公会对演员每天的工作时间上限和休息时间有着明确规定,不想收到一纸状书的杨铸,也只能看着自己账上的数字哗哗减少。
  
  场地,食物、水、电,这些都是钱啊!
  
  躺在导演椅上打盹的杨铸忽然被小白兔摇醒。
  
  “boss,凌是想跟你谈一谈。”小白兔表情有些严肃。
  
  “怎么了?他经纪人怎么忽然会找到这里来?”杨铸有些奇怪,依旧是一脸惺忪。
  
  “刚才副导演跟我说,好像是过来解约的。”小白兔脸色有些不好看,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解约?”杨铸的困意顿时无影无踪。
  
  “把她请过来。”杨铸脑子转的飞快,很快便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
  
  “杨导,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相互寒暄之后,文姐有些面色僵硬。
  
  “什么怎么回事,你是说凌小树特训的事情?”杨铸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
  
  “是的,我想知道我们家小树怎么得罪你了,如果的确是他不对,我在这里先给您赔个不是。”文姐强撑着微笑。
  
  “得罪?没有啊,凌小树没有得罪我啊。”杨铸一副诧异的样子。
  
  “那为什么,自己来了这边后,只拍了一场戏,就被你赶出剧组去所谓的体验生活了?”
  
  “每天只给他3美元,还强制安排这么多重体力活,整日遭别人白眼不说,连吃都吃不饱;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饿的连气都是虚的,说是已经3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现在是拿出身上最后的2美元给我打的电话,”
  
  “我们家小树哪里遭过这种……”文姐说到此处,竟然哽咽起来。
  
  “重体力活?”杨铸有些愕然地看着文姐,招了招手,把负责此事的副导演叫了过来。
  
  副导演立马叫屈“我们只是让小树哥去体验一下保险业务员的工作,顺便晚上去洗洗盘子而已啊。”
  
  杨铸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文姐“这就是你所谓的重体力活?”
  
  文姐干脆撕下了伪装“杨导,我们家小树过来是当男主角的,不是过来打杂体验生活的。”
  
  杨铸嗤笑一声“文女士,你真当这是演电视啊,凌小树的演技,去演个电视还能凑合,但是演我的电影,他还真差了点火候,不给他进行特训,演出来观众不认账,票房不如意,这责任你担着?”
  
  文姐则是冷冰冰地说道“观众认不认账我不知道,票房这个大帽子我也戴不起;我只知道,我们家小树来你的剧组后,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和剧组霸凌,这事你得给我个说法。”
  
  杨铸瞧都懒得瞧她“凌小树呢?把他叫来,这事让他来跟我说。”
  
  文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已经给他买了回国的机票了,他现在估计已经在飞机上了。”
  
  杨铸大怒,这货竟然敢不告知剧组和自己这个导演,一声不吭地跑国内去了,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导演放在眼里。
  
  当下毫不客气的说“很好,男主角没经过制片人和导演的同意,就私自罢演,这牌面够大的啊。”
  
  文姐则是毫不示弱“根据合同上写的,导演和剧组不得对演员提出无理要求,并且严禁蓄意对演员的身体和精神进行伤害,是你违约在前。”
  
  杨铸斜着眼看她“无理要求?蓄意伤害?切~!这贯口够熟练的啊。”
  
  顿了顿“你既然给我讲合同,我就跟你讲合同,按照合同约定,演员无故旷工、罢演,对剧组产生重大利益伤害的,剧组可单方面与演员解约,并要求其赔偿剧组相应损失。”
  
  “在这里,身为导演的我,代表剧组表示,未接到凌小树的请假要求,也不接受你代他传达的回国理由,故此,判定凌小树为无故罢演,”
  
  “鉴于身为男主角的凌小树对剧组产生了重大利益伤害,我在这里仅代表剧组,宣布与他解除合同关系,并要求其赔偿剧组的经济损失。”
  
  “至于细节……哼哼,由我们大华投资的法务部人员跟你拉扯吧。”轻蔑地看了文姐一眼后,杨铸轻飘飘地离开了。
  
  文姐坐在椅子上,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原本只是过来给凌小树撑撑腰,顺便给他争取点什么涨片酬、增加话语权之类的利益,却没想到杨铸脾气这么火爆,没谈几句便崩了。
  
  怔怔呆了一会,最终咬牙切齿地说道“不就打官司么?打就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然后有些气急败坏地走了。
  
  而另一边,一脸讥讽之色的杨铸看着文姐远去的背影,哼了一声“真当我没了张屠户,就吃不了肉啊。”
  
  随即摸出电话打了出去“喂……”
  
  ps,今天还有两章,死磕万字更新。
  
  另外,首订貌似很是有些惨淡啊,
  
  皮卡丘,把你们的订阅贡献出来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