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在乱世玩权谋 > 朔方殿表忠心

朔方殿表忠心


  “十八年前,你便不再统兵,不知文韬武略搁置了没有?”晋帝给苏逸玄赐座,笑问道。
  苏逸玄拱手回答道:“臣虽然不再替陛下开疆扩土,可是忠君报国之志从未忘却。”他笑了笑,“每至空闲时,臣便在侯府演兵布阵,自当其乐。以备,时刻为大晋,为陛下赴汤蹈火。”
  “哈哈哈哈!”晋帝开怀大笑,双手叉腰,“难得苏爱卿有这份心,也不枉费朕对你的期许。”
  “东疆之围,事态严重,故此还请陛下从速发兵。”
  “庶人逆臣洛楚箫的事,会否使你记恨朕呢?”晋帝突然收起了笑颜,英眉一拢,目光锐利地端视着苏逸玄。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苏逸玄并没有感觉到措手不及。他起身离座,扑通!跪在地上。
  俯首在地,苏逸玄用低沉浑厚的声音回答晋帝:“臣的忠,是对大晋的忠,是对当朝陛下的忠。”
  “哈哈!苏爱卿当真不会让朕失望!”晋帝抚掌大笑,挺身快步来到苏逸玄近前,扶起了他。
  谢过晋帝,苏逸玄作揖问:“不知陛下打算何时发兵?”
  唉!晋帝轻叹一声,拂袖摇摇头,面露不悦:“先前,朕召见过陆丞相,可他推荐的是左翼卫大将军卫孝攸。”
  苏逸玄弯了一下嘴角,冷言轻蔑道:“哼!卫孝攸只不过一介武夫,冲锋陷阵倒是不二人选。统帅三军嘛,终究是智谋不足。”细想一番,遂拱手冷笑道,“臣虽不敢自比统军之旷世奇才,却也自信远胜卫孝攸之辈!”
  “好啊!”晋帝洒脱地一甩袖子,叩了叩苏逸玄的胳膊,“有苏爱卿这番话,朕心甚安矣。”
  伸了个懒腰,晋帝招呼贴身太监:“通传翰林院拟旨,封太尉靖侯苏逸玄为征东护国大将军,暂加元帅职。授兵部调兵虎符,满朝武将,凭尔随意调遣。”
  “是,陛下!”
  贴身太监马上小跑下去传旨。
  “臣谢陛下隆恩!定当不辱使命,收复失地!”
  “苏元帅,免礼平身吧!”
  ……
  靖侯府,苏轻尘房中。
  反复用手摸着白净的脸蛋儿,苏轻尘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笑容,那是发自肺腑的。
  并不是他有自恋倾向,着实是云挽霜的那一抹唇红,让他回味无穷。
  虽然这个时代充满了危险,让他几度游走在生死边缘,但是苏轻尘突然觉得还挺有趣。
  平静久了,感受刺激与巅峰还挺好。
  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呀?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苏轻尘想着想着,逐渐要进入梦乡,却被这该死的敲门声给硬生生吵醒了。
  “尘儿是我。”
  “是姐姐呀!”
  苏轻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火折子点上蜡烛,在漆黑的房间中顿时发出夺目的光芒。
  “姐姐请进,这么晚了有事吗?”
  迎进苏姝颜,苏轻尘笑盈盈的请她坐下,自己则跑去给她倒水斟茶。
  “尘儿,你房中的丫鬟们呢?”苏姝颜环顾四周,只见苏轻尘一身白衣站在那里提着茶壶给自己倒水。
  将茶杯递到苏姝颜手中,苏轻尘也坐下笑道:“我不喜欢睡觉时被人打扰,所以打发她们各自回房睡觉了。”
  “这成何体统?你看这茶都凉了。”苏姝颜捧着茶杯道,“你堂堂的侯府二公子,怎么能连一碗热茶都喝不上呢!”
  “甚是清爽!”苏轻尘为自己也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调笑道,“果然是姐姐身子娇弱,我倒觉得烈日炎炎,凉茶才是好东西。”
  “你呀,我说一句,你后面有十句跟着。”苏姝颜伸出手指,轻戳了一下苏轻尘的额头,放下茶杯,话锋一转,“你今日跟云大小姐相处的可还行?”
  “就那样吧。”苏轻尘又喝了一口,舒适地点了点头。
  “你这孩子,什么叫就那样吧,到底如何,说给姐姐听听!”
  苏姝颜的好奇心已经按捺不住,托着腮凝视着苏轻尘。
  “今天呢,发生了好多事,搞得我头都大了。改日改日,我再好好跟你汇报汇报,不过今日就算了。”苏轻尘无奈的摊了摊双手,无礼地耷拉下肩膀,一脸疲惫。
  看弟弟有些困倦,苏姝颜也没有继续再问。
  “啊哈……”苏轻尘打了一个悠长的哈欠,“姐呀,我确实困的不行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嗯,你早点休息吧!”苏姝颜莞尔一笑,起身离开。
  苏轻尘吹灭蜡烛,惬意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准备做一场美梦。
  咚咚咚!
  “哎呀!谁呀!”一阵阵敲门声又很快传入苏轻尘的耳际。苏轻尘彻底,发狂了!
  穿上鞋子急急火火地冲至门边,使劲儿推开门开口就怒骂:“一个个的这么晚了,都是夜猫子呀!我这房间藏着宝贝吗?”苏轻尘揉了揉眼睛,咕咚,咽了一口唾沫,立马态度大变,做出个相请的手势,“大哥,请进……”
  来人正是苏融景。
  苏融景带着一脸微笑走进房中,狡黠地戏谑道:“二弟今日火气很大嘛!”
  “没有没有,开玩笑。”苏轻尘笑呵呵地搔搔后脑勺,“大哥请坐。”
  苏融景话开门见山:“二弟,爹今夜去面圣,被封为征东护国大将军,加元帅职,不日便要出征。所以,让为兄与你商榷些事。”
  “哦,爹先前说过,可能要带兵。”苏轻尘点了点头,遂淡然一笑,“那大哥此番找我,可是有事要交代吗?”
  “既然爹要挂帅出征,我势必跟随。如今你已经和定南侯府的大小姐云挽霜定下亲事,所以你就该有一个当家人的样。”苏融景语重心长的望着苏轻尘。
  眼珠转了几圈儿,苏轻尘思考良久,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这……什么都不会呀……”
  “爹和大哥知道你受到重创,所以让刘叔多多指点你,让你打理府中的各项事务。”
  “刘兴?”
  “嗯。”。
  “姐姐才貌双全,又聪明善良,让她打理岂不是更好?”苏轻尘问道。
  “善良?哈哈!”苏融景闻言噗嗤一笑,撇撇嘴,“苏姝颜听到你这么夸她,怕是心中窃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