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安安噎住,无言半晌。
  她还想要说点什么,“那你……”才刚蹦出两个字,许知绿忽地拿过笔压在她唇上,笑眯眯道:“安安,听课。”
  
  窗外阳光大好,透过玻璃照进来。辛安安垂眼看着放在自己唇上的笔,突然还有点心跳加快的感觉。
  许知绿没觉得这动作有哪不对劲,她左手压着她的唇,右手还在记笔记。
  
  好一会,辛安安才回神把她手挪开,讷讷道:“好,我听课。”
  许知绿狐疑看她眼,隐约觉得哪不对劲,但也没多问。
  
  下课铃声响起,许知绿顺势倒下,趴桌上睡觉。她昨晚没睡好,打算眯一会补补眠。
  才刚趴下,教室里便有了躁动。
  
  辛安安更是狠狠地扯了扯她衣服,贴在她耳边嚷嚷着:“知绿知绿!!沈斯延怎么把课桌搬来我们班了!”
  许知绿:“……”
  
  不仅仅是辛安安震惊,连其他同学也面面相觑看着沈斯延,头顶上堆满了问号。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换班了?!
  
  平日里和沈斯延会一起打球的同学喊了声:“延哥,你这是要转来我们班吗?”
  沈斯延抬了抬眼,给了那同学一个眼神。似乎是在问——这么明显的问题,你还要问?
  
  那同学讪讪,摸了摸鼻尖嘀咕:“怎么忽然想换班了。”
  沈斯延没吭声,程宋在他后面跟着进来,回着道:“我们延哥想换就换,管那么多做什么?”
  
  程宋经常和沈斯延凑一起,说是狼狈为奸的兄弟也不为过。
  他脾气暴躁,这会一训斥,大家也没再多问。
  惹不起,他们躲得起。
  
  程宋进教室,环视看了一圈说:“延哥,坐哪啊?”
  沈斯延抬了抬眼,随手一指:“那边。”
  
  程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眼睛瞪直了。
  他嘴唇张了张,压着声道:“你要坐许知绿后面?”
  
  沈斯延连个眼神也没给他,径直把桌子搬了过去。
  许知绿一直都坐最后一排,不是老师安排的,是她自己选的。她学习成绩好,在这种小事情上,老师基本随她。
  
  程宋目瞪口呆看着沈斯延,和其他充满问号的同学无声对视。
  谁也不知道沈斯延在想什么。
  
  看着沈斯延安置好的桌子,同学们下意识地把目光放在许知绿身上。
  众所周知,许知绿喜欢沈斯延。
  之前分班时候,许知绿就想和沈斯延一个班,被老师无情地拒绝了。
  所以这会,大家都期待他的反应。
  
  只是——
  许知绿从头到尾就没动过。
  大家看着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莫非是,许知绿不知道沈斯延来了吗?
  
  想着,有同学大声喊了声:“许知绿,沈斯延来了。”
  在大家的注视下,她脑袋动了动,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
  
  课间休息就十分钟,一会便过去了。
  程宋狐疑地看了眼许知绿背影,和沈斯延嘀咕着:“许知绿今天心情不好?”
  
  沈斯延侧目,冷冷的看他眼:“闭嘴。”
  程宋:“……”
  他不解:“延哥你今天脾气也有点暴躁。”
  说完,他也不等沈斯延反应,快速道:“延哥我先回教室了,等下节课我也去跟老师申请换班,等我来陪你啊!”
  “……滚。”
  
  -
  对班里多了一位同学,上课的老师一点也没感觉意外。
  许知绿撑着脑袋听课,后背被人用笔戳了戳。
  她没动。
  
  “许知绿。”
  许知绿拧眉,回头看他眼,神色不耐:“有事?”
  沈斯延“嗯”了声,淡淡道:“我忘带笔了,借我支笔。”
  
  许知绿扯了下唇,“不借,只卖。”
  沈斯延:“……多少。”
  许知绿回头,微微一笑道:“一百块一支。”
  她就不信,沈斯延这个二百五会买。
  
  话音一落,沈斯延低头翻了下钱包,毫不犹豫地把一百块塞她卫衣帽子里,言简意赅:“笔。”
  许知绿:“…………”
  果然是个二百五。
  
  许知绿一点没客气,把一百收下,丢了一支笔给他。
  十足的金钱交易。
  
  辛安安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摸不着头脑。
  怎么感觉这两人身份互换了呢。
  
  到中午吃饭前,沈斯延都没再找许知绿,许知绿就更没主动和他搭话。
  辛安安和她一起到食堂。
  排队时候,两人还听见了前排同学的议论声。
  
  “你们听说了没,沈斯延换班了。”
  “听说了啊,他换去和许知绿一个班了,为什么啊?”
  “可能是有什么把柄在许知绿手上吧,之前许知绿不就一直想和沈斯延一个班吗。”
  “啧!许知绿为了接近沈斯延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辛安安听着前边对话,气不打一处来,她刚想上前去训人,便被拉住了。
  她回头,看向一脸平静的许知绿,不太能理解道:“知绿,你干嘛拉住我?”
  她问:“难道你不生气吗?”
  
  闻言,许知绿笑了笑,弯唇说:“不生气啊。”
  她眨了眨眼问:“我为什么要生气。”
  
  辛安安不解,愤愤道:“她们污蔑你。”
  “嗯。”许知绿懒洋洋道:“随她们去,嘴巴在她们身上,我们管不着。”
  
  辛安安还想说点什么,忽地看见沈斯延和程宋两人出现在食堂大门。
  她瞪大眼看着,还没来得及喊人,前边议论纷纷的那几个人便先惊呼了。
  
  “哇!沈斯延今天竟然来食堂了!”
  “他怎么来了,不是说他最讨厌吃食堂的饭菜吗?”
  “对啊对啊,我这还是第一次在食堂看到他。”
  “等等,他怎么朝我们这边走来了啊。”其中一个女生兴奋道:“是来找人的吗?”
  
  众目睽睽之下,沈斯延没有半点犹豫,径直往许知绿这边走了过来。
  许知绿后面有人排队,看到沈斯延站在旁边,主动道:“延哥,要排队吗?”
  
  沈斯延刚想说‘不用’,许知绿先嗤了声:“安安。”
  “啊?”
  许知绿环视看了一圈:“我们食堂应该没有老弱病残幼吧?”
  “?”
  辛安安茫然地眨了眨眼,没懂。
  
  沈斯延扯了下唇,听懂了她话里话外的讥讽,声线清冽道:“不用。”
  他伸手扯了下许知绿帽子,低声道:“待会找个四人座。”
  
  许知绿皱眉:“你让我找我就找?”
  沈斯延:“……”
  他垂眸,盯着她有生气的脸看了会,深呼吸了一下,耐着性子:“有事跟你说。”
  许知绿“哦”了声,冷酷无情道:“那吃完饭再说。”
  
  等沈斯延走到最后排队后,原本看戏的同学都一脸懵逼。
  这是怎么回事?
  这许知绿对沈斯延的态度,和沈斯延对她的……怎么跟传闻中不一样?
  
  辛安安看着前面几个女生难看的脸色,扬眉吐气:“知绿,你怎么对沈斯延那么冷淡呀。”
  她说:“他是不是最近惹你生气了?”
  许知绿瞥了她眼,笑了下:“没有。”
  
  在辛安安不赞同,以及大家八卦的目光下,她淡淡说:“不重要的人不值得我生气。”
  辛安安:“……”
  她压着声,在许知绿耳边道:“牛逼。”
  
  -
  买好饭后,许知绿和辛安安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瞅着许知绿脸色,低声问:“真不打算和沈斯延他们一起吃饭?”
  她们现在的位置两边都有同学在吃饭。
  
  许知绿应了声:“破坏胃口。”
  辛安安:“……”
  
  话音刚落,辛安安突然在桌子下踢了踢她的脚,磨牙道:“操,看那边。”
  许知绿抬眼,正好看到许知佳往沈斯延那边走。
  
  辛安安在她对面嘀咕着:“她不是不吃食堂吗,怎么也跟来了。”
  许知绿没搭腔。
  
  许知佳确实不爱来食堂,她一般会去校外餐厅偶遇沈斯延。
  这是她的聪明之处,她不会和以前的许知绿一样,傻乎乎地直接跟过去惹人生烦,她都是有机缘巧合下的偶遇。
  
  看许知绿不在意,辛安安也不好多说。
  两人安静吃饭,吃着吃着,那熟悉又讨人厌的声音越来越近。
  
  “斯延哥哥,你怎么突然想吃食堂了啊。”
  沈斯延没搭腔。
  许知佳站在他旁边,环视看了一圈说:“斯延哥哥,那边有位置,我们去那边坐吧。”
  
  “不用。”少年淡漠的声音响起。
  他没理会许知佳,端着餐盘往前走。到许知绿旁边时候,他停下。
  
  许知绿旁边的同学刚吃完,看到站在旁边的人后,结结巴巴问了声:“延哥,你要坐吗?”
  说话间,他已经端着盘子起身了:“延哥坐。”
  
  沈斯延顿了下,低声道:“谢了。”
  许知佳错愕地看他坐下,眼里闪过一丝妒意。很快,又消失不见。
  她抿了抿唇,转头看向对面坐下了的程宋:“程宋,我想和斯延哥哥一起吃饭,可以吗?”
  
  许知佳长得和许知绿不太像,虽两人都漂亮,但风格不同。
  她人看上去很娇弱,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说话时候,声音又娇又软,让不少男生都无法拒绝。
  她和程宋打的交道虽然不多,但也有信心他会答应。她知道男生都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许知佳说着,便想把餐盘放下。
  岂料,程宋一点也没客气:“你有病吧?”
  他神色不耐道:“你想和沈斯延一起吃饭为什么要我给你让位?你当自己是学校公主还是太上皇啊?”
  
  许知佳脸一白,似乎是没料到他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我不是……”她委屈解释:“我只是有点事和斯延哥哥说。”
  程宋冷笑了声:“哦,但你斯延哥哥现在和许知绿说话,没空理你呢。”
  
  许知佳一愣,下意识侧目。
  沈斯延坐在许知绿旁边,两人距离隔得不远不近。
  
  他姿态懒散,五官精致且立体。他完全没在意他们这边,注意力全在旁边的人身上。他在和许知绿说话。
  沈斯延脸上的情绪很淡,可莫名其妙地,许知佳就觉得他此刻是愉悦的。
  即便……
  
  “沈斯延你烦不烦?”
  许知绿皱眉,把沈斯延放在她餐盘上的鸡腿给丢回了他盘子里,毫不客气道:“你有病吧,你自己不吃的给我,我是垃圾桶吗!”
  沈斯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