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周围的同学把目光放在了他们这边。
  大家面面相觑看着,震惊不已。
  这许知绿,是吃错药了吗?
  再看沈斯延,好像也没生气的迹象。
  
  沈斯延脾气不太好,桀骜不驯,吊儿郎当,是让老师家长都头疼的那种男生。
  但偏偏他皮相好,往那一站,即便是坏脾气少年,也能吸引大家的目光。
  
  大家直勾勾盯着他们这边,期待着沈斯延反应。
  沈斯延神色稍顿,看着被丢回来的鸡腿,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好一会,他才说:“抱歉。”
  
  众人愣住。
  许知绿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下,敛下眼:“哦,算了。”
  她说:“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
  沈斯延扯了下唇。
  
  周围看戏的同学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事情发展方向。
  忽地,沈斯延抬了抬眼,眼神冷漠地环视了一圈,瞬间,大家犹如惊弓之鸟,躲闪的收回了目光。
  
  许知佳还站在旁边,脸色从红变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她嘴唇动了动,喊了声:“斯延哥哥,你怎么……”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沈斯延打断了。
  他语气冷漠,毫不留情:“别来烦我。”
  
  -
  一出食堂,辛安安便控制不住的捧腹大笑:“天哪!!知绿你有没有看到刚刚许知佳的脸色,太难看了吧。”
  她摇着许知绿手臂,非常爽道:“太爽了!我今天要为沈斯延和程宋打call!”
  
  许知绿:“……”
  她冷冷淡淡地“哦”了声:“打吧。”
  辛安安一哽,扭头看她:“你怎么没感觉?”
  
  许知绿挑眉:“什么感觉?”
  “高兴的啊。”辛安安说:“难道你看着许知佳那样不觉得爽吗?”
  许知绿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还好。”
  她说:“看到她刚刚那样就想到了我自己以前犯蠢时候的样子,你觉得我能怎么开心?”
  
  辛安安:“……”
  这话她没办法接。
  许知绿想着,笑了笑拍她肩膀:“别多想,我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想开之后,世界是美好的。
  
  辛安安还想说点什么,许知绿先岔开了话题:“回教室吧,我要午睡。”
  “……好的。”
  
  两人回了教室,对大家好奇的点,许知绿没太大兴趣。
  她趴着睡了一会,突然被冷醒了。
  
  春日里的风还有点凉,窗户也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冷风从外面灌进来,让人瑟瑟发抖。
  许知绿迷迷糊糊地想伸手去关窗,手还没碰到,上头便出现了一只漂亮的手。
  
  手臂线条因偏爱打球锻炼缘故,看上去非常流畅且有力量,但肌肉感又不至于很强。
  手指修长,稍稍往外一勾,大开的窗户边被关上了。
  
  许知绿手一顿,快速收了回去。
  她没道谢也没去看那人,再次趴了回去。
  不看,她也知道那只手是谁的。
  
  以前时候,许知绿就很喜欢沈斯延的那双手。
  修长漂亮,骨节分明,但又特别的有力量。
  想着想着,许知绿再次睡着了。
  
  她做了个真实的梦。
  梦里,她和许知佳又因为小事闹了矛盾。许母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把她训了一顿,还说她回来后每天都在给她惹事,这个家有她在,一刻都不得安宁。
  
  许知绿觉得委屈,又心生嫉妒。
  为什么。她就这么不讨喜,为什么许知佳做什么都是对的,而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她和许母大吵一架,摔门离家出走。可她不敢走远,她怕走远了,她真的就回不去了。
  
  她找了个小角落蹲坐着,埋头在膝盖上哭。
  哭了不知道多久,到天色也暗下来后,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少年声线清冷,却又带着点不耐:“许知绿,回去了。”
  她抬头,泪眼婆娑地看向他。
  他朝她伸出了他那双好看的手,让她握住,感受掌心温热。
  
  落日余晖斜斜照下,拉长了他们的影子。
  ……
  
  醒来时候,许知绿发现教室里分外安静,平日里在午休时间打闹玩游戏的同学都不在。
  她怔松了片刻,才低垂着头从抽屉里找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梦里,莫名其妙也哭了。
  
  -
  许知绿缓了缓,收拾好心情,低头看书。
  班里同学在上课前二十分钟,才纷纷回来。
  
  许知绿略显诧异,转头问:“你中午什么时候出去的?”
  辛安安看她,嘴唇动了动:“啊?”
  她愣了下,眼神闪躲道:“就你睡觉的时候啊,我睡不着,就和她们去小卖部那边买东西去了。”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给她:“吃吗?”
  
  许知绿盯着她掌心的糖看了会,拿了过来:“谢谢。”
  这会的她,还真想吃点甜的。
  橘子味的糖在舌尖晕开甜味,酸酸甜甜的,让她心情好了不少。
  
  许知绿弯了弯唇笑,低声道:“这口味的糖还挺好吃的。”
  辛安安心虚的点头:“嗯,还不错。”
  “小卖部买的吗?”
  
  辛安安:“……不是。”
  她连忙道:“我早上从家里拿的,我也不知道我爸妈在哪买的。”
  闻言,许知绿随口道:“那你问问你爸妈在哪买的,我想买点。”
  辛安安嘴唇翕动,硬着头皮道:“好。”
  
  下午的课相对轻松点,老师饱含激情,奈何台下的同学都昏昏欲睡。
  许知绿午睡虽然没睡好,但也不困。
  
  听着听着课,她忽然就走神了。
  她想到了中午时候的那个梦,那个梦……其实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上一世,她和许知佳和许母吵过很多架,每一次都是自己气哭出去。
  最后找到她的,永远是沈斯延。
  
  好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那么喜欢沈斯延。
  他冷漠,可又不是真的无情的那种人。
  久而久之,许知绿就对他产生了依赖。
  
  但上一世的她不懂,沈斯延之所以会去找她,会对她好,可能只是因为她是邻居家妹妹。
  亦或者是看她太可怜。
  总而言之,绝不是心疼和喜欢。
  
  想着,许知绿敛了敛眸,后背突然被人戳了下。
  她恼怒转头,撞进了少年幽深的瞳仁里。
  
  “干嘛?”许知绿没好气道。
  沈斯延微微一顿,低低道:“晚点一起回去?”
  许知绿抿唇,毫不犹豫拒绝:“不了,我有事。”
  
  沈斯延蹙眉,张嘴想要问是什么事,许知绿已经转过头去听课了。
  他盯着她后脑勺看了许久,挫败地垂下眼。
  
  许知绿他们学校是国际学生,暂时不会上晚自习。
  加上走读生,晚上回家不安全,很多学生家里也有专门的家教老师,没有的也可以自己在家学习,所以下午的课上完,大家便放学了。
  
  许知绿和辛安安说了声,便拎着书包去了楼下。
  她走得快,也没注意到后面跟了人。
  
  许知绿有个大事要做,她想去剪头发。
  原本昨天就该去的,但下雨,她暂缓了。
  
  沈斯延跟着下楼,看到的是她骑上自行车潇洒离去的背影。
  他皱了下眉,伸手拿过一侧自行车,还没来得及跟上,程宋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大声嚷嚷着:“延哥!你走那么快干嘛!今天不打球吗?”
  
  沈斯延冷漠丢下两字:“不打。”
  程宋:“……”
  瞅着沈斯延远去背影,他挠了挠头,看向旁边站着的兄弟高驰:“延哥这两天……你觉得像不像精神错乱了?”
  
  高驰挑眉:“岂止啊。”
  他摸着下巴道:“像换了个人。”
  程宋扬眉:“此话怎讲。”
  
  高驰和许知绿一个班,知晓教室里的一举一动。
  对着程宋好奇的目光,他“啧”了声道:“你知道延哥中午做什么了吗?”
  “做什么了?”
  
  高驰叹气:“延哥把我们赶出教室了。”
  程宋眼皮抽搐:“为什么?”
  高驰摇头:“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们在教室太吵了吧,他还拿钱让我们哪儿凉快哪儿滚,只有在睡觉的许知绿没被赶走。”
  他问:“怪不怪?”
  
  程宋:“……”
  他沉默了会,忽而道:“你有多少小金库?”
  高驰不明所以看他:“你要干嘛?买球鞋的话不借。”
  
  “……”程宋翻了个白眼,恼怒道:“买屁!我延哥都疯了,我不得给他借钱治病啊!”
  高驰:“……”
  
  -
  出了学校,许知绿到家附近的地方找了个理发店。
  再出来时候,她那一头漂亮的黑长直变成了齐肩短发,发型师为了好看,还特意给她卷了卷发尾,配着她那一双圆圆润润的杏眼,看上去娇俏又可爱。
  
  一出来,她便撞上了沈斯延。
  两人对视眼,许知绿皱了下眉:“你也剪头发?”
  
  沈斯延顿了下,应了声:“嗯。”
  他垂眼,目光停滞在她脸上:“待会再走?”
  许知绿看他:“为什么?”
  沈斯延沉默了一瞬,道:“等我一会?”说完,他下意识想补一句说,一起吃了饭再回去。
  
  最后这一句还没说出口,他便接收到了许知绿诡异的目光。
  她眼神隐晦不明,让人看不懂。但却赤|裸又直接地落在了他身上。
  
  对着她的视线,沈斯延莫名有点不自在。他眼睫低垂,清了清嗓,低低问:“你在看什么?”
  “看你……”许知绿稍稍一顿,不疾不徐道:“是不是娘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