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落,没等沈斯延反应,许知绿一把将人甩开,咕哝着:“剪个头发还要人陪。”
  沈斯延:“……”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理发店的小哥先笑了。
  “小妹妹,这还看不出吗?”那人道:“这位帅哥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呢。”
  
  许知绿:“……”
  她下意识冷笑了声。
  沈斯延也抬眼看向那人,冷冷淡淡道:“别开她玩笑。”
  
  理发店小哥耸耸肩:“行,你们小情侣商量着。”
  许知绿:“……谁和他是小情侣了。”
  她抬眼看向沈斯延:“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沈斯延敛眸,低低问:“回家?”
  许知绿低头翻了个白眼:“不然呢。”
  沈斯延噎住,摸了下后脑勺道:“要不要吃了饭再回去?”
  
  “不了。”
  许知绿拽着书包:“先走了。”
  沈斯延没动,静静地看着她骑车远去。
  
  他目光幽深,眼底情绪隐晦不明。
  良久,他才进了店。
  给沈斯延洗头的,是刚刚那位小哥。他好笑看了眼,八卦问:“小女朋友真不陪你啊?”
  
  沈斯延阖了阖眼,语调沉沉:“不是女朋友。”
  小哥扬眉:“哟,那就是你暗恋她?”
  他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小姑娘感觉也对你有意思吧。”
  
  沈斯延垂下的手一顿,紧抿着唇角,并未搭腔。
  小哥看他一脸不爽模样,也不再多问。
  
  等他剪完头发出去,外面天色已经全暗下来了。
  路道灯光大亮,车流拥堵,红绿灯交流变化,像四季一样,来来回回流转,也像生命一样。
  鸣笛声起起伏伏,像是警示,又像是提醒。
  
  沈斯延在路边站了两分钟,这才推着车回家。
  路灯下,影子被无限期拉长。
  
  -
  许知绿到家时候,许知佳正和许母在沙发上聊天,旁边还摆放着几个购物袋,沙发上也堆着衣服。
  “佳佳快看看,这是妈妈今天给你买的新衣服。”
  
  许知佳兴趣不浓,抱着她撒娇蹭了蹭,“妈妈,我不想看。”
  “怎么了。”
  许母一脸着急,捧着她的脸道:“怎么看着不太高兴,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了?”
  
  许知佳唇角一抿,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
  她抽抽嗒嗒地,抹着眼泪说:“妈妈,我是不是特别讨人厌啊。”
  “谁说的?”许母想也不想反驳:“我们佳佳是最讨人喜欢的,漂亮听话又懂事,妈妈就最爱佳佳了。”
  ……
  
  许知绿站在玄关处换鞋,听着这话时候,眼皮动了下,垂下眼换好鞋,把鞋放进了鞋柜里,转身往屋子里走。
  正打算上楼时候,许母突然喊了声:“许知绿,等等。”
  
  许知绿转头。
  许母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许知绿语气平静道:“去剪了个头发。”
  
  闻言,许母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在看到她的小卷发后,她嘴唇动了动,半天憋出一句:“什么审美。”
  
  许知绿没搭腔。
  许母略微嫌弃地看她眼:“以后早点回家,你晚回来了我们还得等你吃饭。”
  许知绿点了点头,抬脚上了楼。
  
  楼下,依旧是那两人。可说话的语调,和刚刚的冷淡相比,多了许许多多的柔和。
  是无可藏匿,在散发的母爱。
  但,不是属于她的。
  
  -
  吃饭时候,许母已经知晓了学校里事情经过发展,也知道她的宝贝女儿是被谁欺负的。
  许知绿一下去,便接收到了谴责的眼神。
  
  她没理会,但能感觉出许母对她的不满。
  吃过饭,许知绿一刻也没多待,径直回了房间。
  
  后续的几天,许知绿隐隐约约觉得沈斯延有点怪,但她没去多想。
  她每天忙着学习,再过不久就要月考了,她这半路回来的学霸万一考崩了,会被所有人笑话,所以她不能松懈。
  
  这天。
  许知绿和沈斯延一前一后骑车到学校。
  莫名其妙地,许知绿这几天都能和他偶遇上。
  
  她虽然觉得诧异,但也没多问。
  她就是不想和沈斯延多说话,没为什么,心里还积着怨气。
  
  当然她也知道,沈斯延不喜欢自己不是他的问题,更不是他的错。
  感情的事不能强求。可爽约那件事,就是让她很恼怒。
  
  他可以拒绝自己,但不能欺骗自己。在许知绿这里,欺骗是底线。
  所以短时间内,许知绿觉得自己很难对沈斯延和颜悦色。
  
  想着,许知绿心不在焉地往教学楼走,也没注意到前面有东西。
  突然间,她被人拽了下。
  
  许知绿往一侧倾倒,抬头瞪了沈斯延一眼:“沈斯延你有……”
  话还没说完,她看到了一侧的水坑。
  昨夜下了雨,那个位置水位较低,每次下雨都能积满满当当的水,不小心踩着了,能淹没到小腿处。
  
  她哽了下,下意识转头,对着沈斯延幽幽的目光,生硬改口:“点厉害啊。”
  沈斯延:“……”
  
  他脸上浮现了无语的表情,顿了下把她手放开,淡淡道:“看路。”
  “……哦。”
  许知绿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她揉了揉自己手臂,抿唇说:“谢谢。”
  沈斯延“嗯”了声,和她一起进了教室。
  
  到教室后,许知绿也没多去细想刚刚那件事。
  她七岁从外婆家被接回来,而后和沈斯延认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每一个年岁,她都是和沈斯延一起度过的。
  
  沈斯延对她没有爱情,但邻居之情却有。
  所以举手之劳帮忙的这点小事,她没觉得奇怪。
  
  只不过拉人那一幕落在其他同学眼中,就有了不一样味道。
  第一节课结束,许知绿拉着辛安安去上洗手间。
  
  出来时候,她听到了走廊处同学的对话。
  “你们有没有听说,许知绿今天早上对沈斯延投怀送抱了!”
  “听说了啊,据说是五班的薛浩看见的,论坛还传了一张照片,大家都传疯了。”
  “啧,前几天看许知绿对沈斯延还冷冷淡淡的,没想到是在欲擒故纵啊。”
  ……
  
  许知绿听着那议论声,眼皮抽搐着。
  她对沈斯延欲擒故纵?
  她又不是有病。
  
  许知绿面无表情地回了教室,一进去,班里闹哄哄凑一起的同学一哄而散,但表情却很意味深长。
  不少人没能安耐住好奇之心,偷偷地打量着她。
  
  辛安安倒是没着急,爬上了论坛。
  在看到照片后,她把手机递到许知绿面前,压着声音问:“知绿,这是真的啊?”
  
  许知绿瞥了眼那张照片,是沈斯延拽她的时候,她没稳住身体,撞到了他肩膀。
  从后面看……确实很像是投怀送抱。
  
  许知绿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下,磨了磨牙:“不是。”
  她说:“我对沈斯延投怀送抱,还不如对程宋投怀送抱呢。”
  
  “你说什么?”
  话音一落,背后传来清冷的男声。
  许知绿身子一僵,回头看向突然出现的人。
  
  两人无声对视,许知绿看着他幽深的眸子,有种特别的错觉。
  沈斯延,好像在生气。
  但也就一瞬,她便掐灭了这个想法。他有什么可生气的,生气大家污蔑自己?还是生气她又暗戳戳对他‘投怀送抱’。
  
  想着,许知绿抿了下唇,反问:“什么说什么?”
  沈斯延目光沉沉地望着她,并不言语。
  
  许知绿烦闷,并不想和他多说:“你怎么那么八卦,我和安安聊天你也偷听。”
  沈斯延:“……”
  辛安安:“……”
  这也不算偷听吧,她们刚刚说话的声音还挺大的。
  
  说完,许知绿也不再搭理他,连这个话题都不想再谈。
  辛安安瞅着她神色,再偷偷地看了眼后排的沈斯延,她忽然有个特别的猜想。
  
  沈斯延莫非是因为许知绿的那一句——对程宋投怀送抱在生气?还是在吃醋?
  辛安安天马行空的想着,又晃了晃脑袋觉得不太可能。
  
  沈斯延并不喜欢知绿。
  可转念一想,又没别的原因了。而且,她如果记忆没出错的话,沈斯延并未说过不喜欢知绿,当然,喜欢的话也没说过。
  想着想着,辛安安把自己给绕晕了。
  
  她瞥了眼讲台上的老师,低头看了眼手机刷新,想去看看论坛讨论,给许知绿站队说话。
  一刷新,帖子不见了。
  
  辛安安揉了揉眼睛,返回去搜索,还是没有。
  她瞪大眼看了会手机,凑在许知绿耳边小声嘀咕:“知绿,帖子被删了。”
  
  许知绿“嗯”了声。
  辛安安回头看了眼,压着声音问:“是沈斯延删的吗?”
  “不知道。”
  许知绿拍了下她脑袋:“先听课。”
  “……哦。”
  
  -
  帖子被删,同学们讨论的热度更高了。
  大家都在猜,是不是许知绿‘做贼心虚’,敢做不敢当,所以找人删了帖子。
  
  沈斯延从操场路过时候,恰好听到高昂的一句。
  “说真的,许知绿投怀送抱也爽啊,那小细腰和大长腿还有大胸,肯定很软,沈斯延……啊……”
  正猥|琐臆想着,他被人从后面狠狠地踢了一脚,腿一软,往前跪了下去。
  
  “操!”陈志新转身,破口大骂:“他吗的哪个……”
  话还没说完,他衣服领子被人攥住,箍的让人喘不过气。他大口大口喘气,双手紧紧地扯着衣领,试图让自己呼吸。
  可背后的人根本没想这么轻松地放过他。
  
  沈斯延把人攥着转了身,陈志新还没看清楚来人,他努力睁开眼,迎面而来的是重拳出击。
  “啊……”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传遍了操场。
  
  几拳下去,陈志新的脸根本不能看。
  程宋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的,他都不知道他延哥怎么突然发怒了。
  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看客,程宋连忙把人给扯住:“延哥延哥!行了,你再打下去要出事的。”
  
  沈斯延想也没想,把他推开。
  程宋踉跄一下,差点摔跤。
  
  沈斯延没看他,他一把摁住陈志新的头摩擦在地上。
  陈志新哭着喊着求饶,瞳眸里满是恐惧:“延哥延哥……我错了我错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可陈志新知道,沈斯延得罪不起。
  
  沈斯延还想要继续,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沈斯延,你在做什么?”
  
  这会是中午休息时间,许知绿原本是在教室睡觉的。刚要睡着,教室里突然闹腾了起来。
  辛安安直接把她摇醒,喊着道:“知绿知绿,有人说沈斯延在操场跟人打架。”
  
  许知绿对这种事,不怎么感兴趣。
  沈斯延打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没觉得多震惊意外。
  但辛安安不依,一个劲地把她往操场这边拽,边拽,还不忘提醒她:“你是不是忘了上次沈斯延打架,沈阿姨拜托你的事了?”
  
  瞬间,许知绿的记忆被打开。
  辛安安说的上次,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沈斯延跟人起了冲突打架,然后还被叫家长了。
  沈阿姨过来处理完整件事情后,给许知绿交代了两句,说以后沈斯延打架拦着点,打一次架捐一栋楼,他们沈家迟早要被他败光,到时候就不能给她买衣服了。
  
  对沈阿姨这种话,许知绿并不奇怪。
  沈斯延的母亲爱开玩笑,而且很喜欢她,有时候还会为了她揍沈斯延,这是许知绿一直都知道的。
  沈阿姨是唯一一个让许知绿感受到‘母爱’的人。她交代的事,她一般都会尽力完成。
  
  沈阿姨当时说这话的时候,辛安安也在。
  许知绿回神,连忙道:“那走快点。”
  “嗯。”
  
  两人到操场,周围已经围了不少同学,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许知绿听到了鬼哭狼嚎的惨叫。
  她皱了皱眉,看向不远处戾气极重的人,只能干巴巴地喊了声。
  她不可能直接让沈斯延住手,只能用这种蠢方法打断他。
  
  话音一落,沈斯延抬眼看了过来。
  陈志新像是看到了希望,眼睛里满是期盼地看着许知绿,像看救世主一样。
  许知绿看了被打的人一眼,往前走了两步,压着声音问:“这种垃圾也值得你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