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一落,陈志新瞳孔地震。他瞪大眼,不敢置信地望着许知绿。
  在众人的记忆里,许知绿算得上是比较人美心善的女生。
  她学习成绩好,人长得漂亮,除了在沈斯延旁边会叽叽喳喳话多惹人烦之外,其他时候很安静,也不爱说话。
  
  久而久之,会让人忽视掉她。
  可这会出来的话,和众人对她所了解的个性截然相反。
  
  程宋更是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延哥听到没有,快点放手,这垃圾不配。”
  陈志新:“……”
  
  沈斯延眉梢稍扬了扬,略感意外地睇了她眼。
  两人无声对视了片刻,在许知绿注视下,他一把将陈志新推开,戾气极重道:“嘴巴放干净点,再有下次就给我滚。”
  
  陈志新从地上爬起来,颤巍巍道:“不会了不会了。”
  说完,他捂着腹部,径直跑了。唯恐再晚一点,沈斯延会后悔。
  
  周遭看戏的同学,也被程宋嚷嚷着散了。
  午后的操场阳光刺眼,许知绿看着面前的人,忽然生出了一种不太认识他的感觉。
  仿若,熟悉又陌生。
  
  沈斯延直起身,垂眼看她,语气平静:“你怎么来了?”
  许知绿抿唇,冷冷淡淡道:“不来让你把人打到住院吗?”
  
  沈斯延:“……”
  许知绿剜他眼,提醒道:“沈阿姨让我看着你点,要不然我才不来。”
  后一句,听起来还有点欲盖弥彰。
  
  沈斯延一顿,“嗯”了声:“我有分寸。”
  许知绿扯了扯唇,毫不客气拆穿他:“就你刚刚那样,像是有分寸的?”
  ……
  
  程宋刚把同学们轰走,一回来便听到了这针锋相对的对话。
  他咳了声,清了清嗓道:“诶,许知绿别这样说,延哥也是为了……”
  
  话还没说完,程宋便接收到了沈斯延目光。他嘴唇翕动,还是默默闭上了。
  行吧,闷骚。
  
  “为了什么?”许知绿看向两人。
  沈斯延没吱声。
  程宋不敢说。
  
  许知绿看了眼两人,冷漠道:“即便是有理由,打人也不对。”
  她抿了下唇,瞥了眼身形挺拔的人,顿了顿:“你待会想想怎么跟老师解释吧。”
  
  看着许知绿走远的背影,程宋不解道:“延哥,为什么不让我跟许知绿解释?”
  他嚷嚷着:“你明明就是为了她才打架的。”
  
  沈斯延没搭腔,一看到程宋这张脸,脑海里就蹦出了一句话。
  许知绿要对他投怀送抱。
  
  想着,沈斯延眼神冰冷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程宋想了想,仿佛是不齿,还有点嫌弃,觉得他不配。
  至于为什么嫌弃他,他不敢问。
  
  -
  下午的课,沈斯延没再上。
  许知绿也没去关心,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去哪儿了。
  除了老师办公室,他也没其他地方会光临那么长时间。
  
  学校同学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陈志新哪得罪沈斯延了,为什么沈斯延要把人揍成那样。
  有给沈斯延说话的,也有背地里diss沈斯延的。
  
  沈斯延在学校虽然不张扬,可霸道。
  他脾气太差,得罪的同学不少。
  
  许知绿从辛安安那儿接了手机过来,贴吧里已经闹开了。
  全都在谈论这次沈斯延打人事件。
  
  她点开一看,言论大多数是——
  
  【楼上竟然有人问沈斯延为什么打人!他打人还需要理由吗,仗着家里有钱在学校为所欲为,要我说啊,这种学生就应该开除。】
  【我也赞同,沈斯延真的太狂妄自大了,学习成绩差拖累大家就算了,还总是迟到旷课打架,这种学生早点出社会算了。】
  【啧,据我所知,陈志新哪都没得罪他,他纯粹是心情不好,你们上午没看见吗,他脸黑得像炭。】
  【我建议啊,大家给校长信箱写信吧,把这种毒瘤学生赶出去。】
  ……
  
  许知绿一路扫视下来,贴吧上的言论就像是有组织一样,全是负面的。
  偶尔有一两条出来质疑的,很快就被删除,不删除的也会被反击辱骂。
  
  辛安安瞅着她的脸色,低声道:“沈斯延这一次,好像真的把陈志新打的挺严重的。”
  许知绿眼皮动了下,轻嗯了声。
  
  辛安安蹙眉:“不过陈志新好像和沈斯延真没什么矛盾啊,两人为什么会突然打起来?”
  许知绿摇了摇头:“不知道。”
  
  辛安安叹气,低声道:“也不知道这次学校会怎么处理。”
  许知绿没搭腔。
  
  -
  一晃,便到了下午放学时间。
  许知绿和辛安安一起下楼,在楼梯间时候,一点不意外地听到了讨论声。
  当然,大家只是说沈斯延被叫家长,被家长给带回去了。
  
  许知绿低垂着头,到了停放自行车的地方。
  她看了眼,沈斯延的自行车还在她白色自行车旁边,买自行车的时候,两个人是一起去的。
  是她缠着沈斯延去的。
  
  她选来选去,要了一个白色。
  原本,沈斯延并不差自行车。但老板说买两辆的话能打个折,问他要不要。
  沈斯延大概是钱多,还真要了。
  和她的一样款式,只颜色不同,是黑色的。
  
  两人买回去时候碰到了练琴回家的许知佳,一看到他们推着的自行车,许知佳脸色就变了。
  她和许知绿吵了一架,问沈斯延为什么和她买了同款。
  
  沈斯延满脸不耐,冷冷地给她一个眼神,并未搭腔。
  许知佳当场便委屈的哭了。回家后告了许知绿一状。次日,许母便给她买了一辆同款粉色。
  
  许知绿盯着旁边的自行车看了许久,这才骑上自行车离开。
  想那么多做什么,沈斯延就算是再犯事也有分寸,沈阿姨他们也会搞定。
  
  次日,许知绿到学校后才知道,沈斯延被学校记了大过,不仅如此,学校还建议他回家休息一周,好好反省反省。
  耳畔全是对这件事情的议论声。
  
  “你看吧,我就知道是沈斯延的问题,他无缘无故打人,这会吃亏了吧。”
  “啧,我听说啊,昨天沈斯延家长来了后,他就是不说打人的理由。然后他爸妈气的不想管他,才会这样。”
  “要我说啊,记什么大过,直接开除呗。”
  “人家里有钱啊,学校哪舍得这种金主被开除。”
  “但我说实话,沈斯延打架真的还有点帅。”
  ……
  
  许知绿面无表情攥着书包进了教室,一进去,不少同学还纷纷把目光落在了她这儿。
  她当作没看见,到位置上坐下后,前桌回头看了过来:“知绿。”
  
  许知绿抬了下眼。
  前桌道:“沈斯延被暂时退学了你知道吗?”
  许知绿蹙眉:“不是回家反省一周吗?”
  
  前桌“啊”了声,点了点头:“是啊,但这跟退学不是没差别吗?”
  许知绿:“……”
  前桌道:“也不知道沈斯延为什么打人,感觉他也有段时间没打架了啊。”
  许知绿掏出课本,冷冷淡淡地应了声。
  
  前桌看她没兴趣样子,说了两句也不说了。
  她嘀咕了声:“我还以为你感兴趣呢。”
  
  人转头过去后,许知绿才抬眸看向她留给自己的背影。
  她盯着看了许久,低头看书。
  眼前的文字都是熟悉的,每一个词语也都能理解,可就是看不进去。
  
  许知绿深呼吸了一下,掏出手机看了几眼,又安耐住了心思。
  回家反省,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整个上午,许知绿都有点心不在焉。
  辛安安深谙她走神的理由,贴心地没有多问。
  
  “中午想吃什么?”
  快下课时候,她凑在许知绿耳边问。
  许知绿摇头:“不是很饿。”
  
  辛安安沉默了会,啊了声说:“别这样吧,饭还是要吃的。”
  她想了想:“要不我们去外面吃吧,我好想要吃牛蛙了呀。”
  
  他们学校允许中午离校吃饭,这点相对较好。
  许知绿想了想,点了下头:“好。”
  
  下课铃声一响,辛安安便拉着她往外走。
  辛安安要去的牛蛙店,生意特别好,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人满为患,晚了还要排队。
  
  两人虽然是下课后就往外跑的,可中途还是耽搁了一下,到店时候,牛蛙店已经人满了。
  许知绿看了眼,扬了扬眉。
  
  辛安安幽幽叹了口气,无奈道:“等吗?”
  “可以啊。”
  许知绿说:“我不是很饿。”
  辛安安摸了摸自己干瘪瘪的肚子,嗯嗯两声。
  
  两人环视看了一圈,刚想找个位置等着,里面出来了一个人。
  “许知绿。”
  
  许知绿抬头,在看到来人时候,明显一愣。
  “彭锦?”
  
  彭锦笑了笑,点头说:“是我。”他看了眼许知绿,顺势问:“是不是要吃饭?”
  “……嗯,但是位置满了。”
  彭锦看了眼她旁边的人,指了指说:“不介意的话,一起拼桌吃?”
  
  许知绿看了眼辛安安。
  辛安安忙不迭点头:“我们不介意,看你们。”
  彭锦颔首:“那一起吧。”
  “……行。”
  
  -
  跟着进店,辛安安扯了扯许知绿衣服,小声嘀咕:“这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
  许知绿“嗯”了声,摸了摸她脑袋:“上次参加英语演讲认识的,隔壁学校的。”
  
  他们学校隔壁有个一中,也是高中学校,不过两所学校性质不同,所以很少有来往。
  许知绿记忆里,她认识彭锦是在英语演讲比赛的时候,不过两人算不上特别熟。
  只是偶尔碰见会打个招呼的关系。
  
  和彭锦一起的,还有一个男生。
  介绍打了招呼后,辛安安自来熟地和两人聊了起来。
  许知绿在旁边听着,唇角往上牵了牵。
  社交小达人一点也没说错。
  
  彭锦坐在她对面,听着旁边两个人的议论声,给许知绿倒了杯水:“最近怎么样?”
  许知绿“啊”了声,笑了笑:“还挺好的。”
  
  彭锦点头,低声问:“过段时间还有个比赛,你会参加吗?”
  许知绿一愣,想了想:“不确定,到时候看看吧。”
  彭锦颔首,言简意赅说:“我建议可以试试,对以后会有好处的。”
  “好的,谢谢。”
  
  吃完饭后,许知绿想去结账,却被服务员告知,有人结了。
  她看向彭锦。
  彭锦一笑:“就一顿饭而已,不用太在意。”
  
  许知绿摇头,浅声道:“我转给你吧。”
  彭锦脸上的笑一僵,低低问:“一定要分这么清?”
  许知绿笑了下:“不好意思占便宜啊。”
  彭锦:“没事,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下次要是再碰见,你再请回来就行。”
  
  许知绿嘴唇动了动,还想说点什么。另一边传来了熟悉声:“许知绿。”
  她一愣,转头去看。
  被安排回家反省的沈斯延和程宋在不远处站着。
  
  许知绿看过去时候,程宋正扬着手和她打招呼,至于沈斯延……正双手插兜靠墙站着,神色冷峻。
  许知绿隔着远距离和他对视眼,隐约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
  
  她皱了下眉,没去多想。
  “同学?”彭锦在旁边问。
  许知绿点了点头,莞尔一笑道:“嗯。”
  她摸了摸口袋,没带现金。
  “你不介意的话,我微信扫你吧?”
  
  彭锦:“……”
  他一顿,掏出手机:“那加个好友吧,以后有什么问题也好交流。”
  许知绿迟疑几秒,点了下头:“好。”
  
  加完好友后,她被辛安安拉着往另一边走。
  一过去,程宋便好奇问:“刚刚那是谁啊?”
  “隔壁学校的。”
  程宋挑眉:“看起来还有点帅,你们刚刚做什么了呢?”
  
  许知绿刚想要说,辛安安便叽叽喳喳地把刚刚发生的给说了。
  程宋“哟”了声:“这么大方啊。”
  辛安安:“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抠门啊。”
  程宋:“……”
  
  沈斯延和许知绿没说话。
  两人在旁边站了会,许知绿突然听到他问:“吃的挺开心的。”
  
  许知绿:“……那当然。”
  她想也不想的回怼:“总比在学校食堂吃的开心。”
  沈斯延:“……”
  许知绿睇他眼:“你怎么来学校了?”
  
  “没怎么。”
  沈斯延淡淡说:“拿点东西。”
  “哦。”
  
  许知绿没多问:“那我和安安回教室了。”
  “……嗯。”
  许知绿抿了抿唇,拽着辛安安就走。
  
  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程宋懵逼问:“延哥,你干嘛不跟许知绿说你是特意来找她的?”
  沈斯延看了他眼,掏出了手机。
  
  走着走着,许知绿手机叮咚了声。
  她边和辛安安说话边点开,一戳开,就看到了沈斯延的转账。
  
  许知绿:?
  沈斯延:以后别让不认识的人请客吃饭,你也不怕饭菜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