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绿对沈斯延这诡异的举动很是无语,她毫不犹豫点了立即退回。
  还很顺便地回了句:你也不怕牛蛙店老板找你算账。
  沈斯延:……哦。
  
  许知绿懒得理他,关了手机把辛安安往教室里拉。
  一进教室,许知绿便看到了自己桌面上放着的东西。
  
  她愣了下,看向前面在看小说的前桌陈静涵。
  “静涵。”
  “啊?”
  陈静涵猛地抬起头看她:“怎么了?”
  
  许知绿抿唇,低声问:“我桌上的东西是谁的?”
  陈静涵看了眼,想了想说:“好像是沈斯延放在这里的,我刚刚回教室时候看到他在你位置上停留了会。”
  说完,她诧异地看着许知绿,“他没跟你说吗?”
  
  许知绿敛眸,盯着保温盒看了一会,摇了摇头:“没有。”
  沈斯延不会和她说这种小事。
  
  陈静涵点了点头,没再多问,又折返回去看小说了。
  辛安安倒是好奇了一下,她指了指保温盒,低声问:“这里面是什么?”
  
  许知绿看她眼。
  “打开看看?”
  “……嗯。”
  许知绿没犹豫,直接拧开了。
  
  保温盒有好几层,最上面的是饭,再往下是搭配好的荤素菜,最底下是骨头汤。
  菜色搭配营养鲜美,一打开时候,还有香味飘散出来,光是闻着就让人觉得饥饿。
  
  辛安安“哇”了声,压着声音道:“全是你喜欢吃的诶。”
  许知绿“嗯”了声。
  辛安安好奇:“刚刚沈斯延怎么不跟你说啊,他几点到的?”
  
  许知绿摇头,她也不知道。
  辛安安沉吟几秒,浅声道:“会不会是刘姨让他给带的?”
  
  “不会。”
  她说:“那个汤,是沈阿姨的拿手菜。”
  她认得出,只有沈斯延妈妈炖汤时候,才会加那些材料,说是独门秘方。
  
  辛安安眼睛亮了亮,刚想要说话,许知绿便直接道:“应该是沈阿姨让他帮忙带的。”
  “……不是他自己吗?”
  许知绿想也不想:“肯定不是。”
  
  辛安安“哦”了声,盯着那保温盒看了会:“好吧,那沈斯延来学校做什么呀?”
  “他说拿东西。”
  闻言,辛安安没再多问。
  
  许知绿把保温盒放在旁边角落里,才掏出手机给沈斯延发消息。
  许知绿:午饭是你拿过来的?
  沈斯延:嗯。
  许知绿:帮我谢谢沈阿姨。
  沈斯延:嗯。
  
  许知绿盯着他那冷淡的一个字,索性不回了。
  忽地,手机一震,是沈斯延发来的消息。
  沈斯延:你自己去谢。
  许知绿:……哦。
  
  连这点忙都不帮,可想而知多不喜欢自己了。
  许知绿感慨,她以前怎么这么后知后觉,这么笨呢。
  
  另一边,沈斯延对着这冷冰冰的一个字,有无数的挫败感。
  他烦躁地轻哼了声,收起手机往另一边走。
  
  “延哥,去哪啊?”
  程宋看着他背影喊着。
  突然,沈斯延脚步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着程宋半晌:“下午什么课?”
  
  程宋嘿嘿两声:“不重要的,延哥要去玩吗,一起啊。”
  沈斯延轻笑了声,勾了下唇,“行啊。”
  
  这一下午,旷课的程宋知道了什么叫后悔。
  他宁愿在教室里老老实实听课,也不愿意被沈斯延狠虐。
  
  “延哥,停停停。”
  他气喘吁吁地倒在台上,抬手道:“别来了,我不行了。”
  
  沈斯延扯了扯唇,居高临下看他:“就这点能力?”
  程宋捂着小肚子:“我又没专业练过,哪能和延哥你比啊。”
  
  他把手套摘下,看向他:“你心情不好?”
  沈斯延没吱声。
  他转身,对着一侧挂着的沙袋挥拳,像是要把压着的怒气发泄出来。
  
  程宋在一旁看着,瑟瑟发抖。
  还好还好,刚刚沈斯延手下留情了。
  
  等沈斯延发泄够了后,程宋侧目看向他:“延哥,真遇到事了?”
  他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一脸过来人样子:“别怕别怕,怂什么,不就是暂时退学反省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正好省了找借口逃课呢。”
  
  沈斯延懒懒地掀了掀眼皮:“你逃课还用找借口?”
  程宋:“……”
  他不就是随口一说吗。
  
  两人躺在拳击台上好一会,到旁边有人出声,他们才起身离开。
  洗了个澡,沈斯延换了衣服打算离开。
  
  刚一出来,就被人拦住了。
  “你好。”
  面前的女生脸上带着羞涩看着他,捧着手机道:“刚刚你在台上打拳好帅啊,有兴趣交个朋友吗?”
  
  沈斯延冷漠道:“没兴趣。”
  女生:“……帅哥,别这么冷漠。就是交个朋友而已,以后可以约着一起来这啊。”
  沈斯延顿了下,淡漠问:“我打拳很帅?”
  
  女生一愣,点了下头。
  沈斯延从侧边离开,丢下一句:“我打人也很帅。”
  虽然他不打女生。
  女生:“…………”
  
  程宋对他这种暴殄天物表示无语,干笑了两声跟女生道了个歉:“抱歉哈,我朋友心情不好。”
  女生脸色僵硬地点了点头。
  
  程宋勾着沈斯延肩膀:“延哥,兄弟请你吃饭去?”
  沈斯延挑了下眉,没拒绝。
  
  -
  “卧槽。”下午最后一节课,耳畔传来一声嘀咕声。
  辛安安偷偷摸摸地把手机递给许知绿,酸溜溜道:“程宋和沈斯延吃烤肉去了呢,我也想吃。”
  
  许知绿抽空瞟了眼,是程宋发的一个朋友圈,简简单单一张偷拍的照片。
  桌上摆放着好些荤菜,沈斯延正低垂着眼在烤肉,手指修长,眉目冷峻,头发软趴趴地塌下,看上去又多了几分柔和。
  
  许知绿怔松几秒,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她必须承认,就算是对沈斯延意见很大,不再喜欢他了,也不得不说,沈斯延的这个颜值,真的不缺人喜欢。
  
  五官立体精致,无论是组合在一起还是放大看,都无法让人忽视。
  身上的少年高十足,虽然脾气不好,可也算是有特别的个性。
  时不时流露出的慵懒和认真,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许知绿“嗯”了声,别开眼说:“周末可以去。”
  辛安安眼睛一亮:“好啊,周末我们去吧。”
  “嗯。”
  
  放学后,许知绿没立刻离开。
  手机里收到了刘姨发来的消息,说她爸妈要带许知佳去参加宴会,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许知绿侧目看着面前的保温盒,低头回复:刘姨你今晚休息吧,我在外面吃。
  刘姨:好。
  
  回完消息后,许知绿等教室里同学都离开后,才把保温盒再次打开。
  保温盒的保温效果没到一下午都不冷的地步,但也还有点余温。
  
  饭菜的味道很好。
  许知绿在教室里坐着,慢吞吞把全部吃了下去。
  虽然有点冷了,但对她来说,这些食物其实有种别样的温暖。
  
  吃完后,许知绿才收拾好回家。
  到楼下时候,她还意外地看到了靠在树下的人。
  
  听到声音后,沈斯延抬眼看她,他皱了皱眉,语气冷冷的:“怎么那么慢?”
  许知绿嘴唇动了动,盯着他看了两眼:“你怎么在这?”
  
  沈斯延扬了扬下巴,指着一侧的自行车。
  许知绿了然:“我还以为你要把自行车放在这一个星期呢。”
  
  沈斯延没搭腔,他伸手,把她手里拿着的保温盒袋子接了过来,低低道:“走了。”
  “……哦。”
  许知绿慢吞吞跨坐到旁边的自行车上,骑上去之后,旁边人还没动。
  
  她侧目看:“你怎么还不走?”
  沈斯延扯了下唇,淡淡说:“你走前面。”
  许知绿:“……”
  她一般不和他在这种事上计较,点了点头骑车先行。
  
  春日夕阳无限好。
  落日余晖斜斜落下,拉长了穿着蓝白校服的少年们的身影。
  风轻轻地吹过,拂动着路边郁郁葱葱的枝叶。稀疏枝叶下,是能让大家感受到的青春风景。
  
  到家门口,许知绿推着车进去。
  沈斯延也没拦着,回了自己家那边。
  
  人都不在,许知绿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片刻,有种油然而生的孤独感。
  她明明不喜欢看到那几个人,可这会,却又觉得孤单。
  
  她都不知道自己这矛盾心理是为何。
  许知绿叹了口气,拎着书包上楼。
  
  沈斯延一进屋,沈母便抬头往他这边瞥了过来。
  母子俩对视眼。
  沈母扬了扬眉,指着他手里的东西说:“我就说这保温盒怎么找一下午也没找到,原来被你拿走了啊。”
  
  沈斯延:“……”
  他把保温盒放客厅桌面上:“里面的应该没动,待会热一下还能……”说话间,他直接把盖子拧开了。
  在看到里面干干净净的的样子后,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沈母扬眉:“能什么?”
  她顺势过来:“知绿中午没吃吗?”
  “……吃了。”
  沈斯延把盖子拧回去,低声道:“应该是中午吃的吧。”
  
  沈母狐疑看他眼:“你刚刚拎着没感觉到重量轻了?”
  沈斯延:“……”
  他真没发现。刚刚一路的注意力都不在这,哪能注意到这点细微变化。
  
  沈母睇他眼,略微嫌弃道:“陈姨的饭菜要做好了,你去把知绿叫过来吧。”
  “什么意思?”
  沈斯延看她。
  
  沈母叹了口气说:“隔壁的去参加宴会了,我刚刚出门散步回家时候碰到了刘姨,说是知绿让她休息一天,不用她做饭。”
  她了然道:“这孩子跟你一起回来的,肯定不会在外面吃,估计打算饿肚子吧。”
  
  沈斯延垂下眼,表示了然:“那我去了。”
  “先把保温盒放好!”沈母嫌弃道:“不然待会在知绿面前拆穿你。”
  
  “……”
  手机铃声响起时候,许知绿正打算洗澡。
  她瞥了眼,狐疑接通。
  
  “喂。”
  电话那边传来沈斯延声音,清清冷冷的:“我妈说让你来家里吃饭。”
  许知绿:“……哦,不用了,我吃过了。”
  “你什么时候吃过了?”
  
  许知绿:“你是鱼的记忆吗?”
  她咕哝着:“你中午送的我不是吃了吗?”
  沈斯延一顿,抬眸看着不远处拉开了窗帘的房间:“……你下午才吃的?”
  
  “嗯。”
  许知绿表示无语:“我中午吃饭了,难不成还中午吃吗。”
  沈斯延皱了下眉:“没冷?”
  
  许知绿一怔,淡淡说:“还好,保温效果挺好的。”
  沈斯延沉吟一瞬:“下来。”
  “……我吃了。”
  他稍稍一顿,压着声音哄骗:“陈姨今天做了麻辣小龙虾和糖醋鱼,好像还有红烧排骨……”
  
  话还没落下,电话那端传来少女的咬牙切齿的声音:“我马上过来。”
  沈斯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