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的氛围,和许家完全不同。
  许知绿一进屋,就受到了贵宾级别的招待。这种待遇,是沈斯延从不曾有的。
  
  沈母喜笑盈盈,等许知绿换好鞋后,拉着她往屋子里走:“我们知绿几天没来看沈阿姨了?”
  她嗔怒,但是又不是真的生气:“几天没见,我们知绿又漂亮了。”
  
  许知绿没忍住,无声弯了弯唇。
  她伸出手,抱了抱沈母:“这几天忙,以后天天来。”
  
  闻言,沈母一点不含糊道:“那你说话算数,以后得天天来。”
  许知绿:“……”
  沈斯延瞅着这两人,颇为无语。
  
  “妈。”
  他掀了掀眼皮,淡淡问:“我们不用上学?”
  沈母嗤了声,毫不客气拆穿他:“知绿确实要上学,你倒是不用呢。”
  
  沈斯延:“……”
  很好,在这个家他就没有感受到‘公平’二字。
  
  许知绿瞥了眼他被噎住的神色,别开眼偷笑了。
  沈斯延刚想训她,一侧目看到她眉眼盈盈的杏眸后,到了嘴边的话全数收了回去。
  
  少女五官小巧精致,脂粉未施,一双杏眸又大又亮,圆溜溜的像是玻璃珠一样,唇红肤白,头发被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阳光又有活力。
  身上还穿着学校最普通的蓝白校服,傍晚的夕阳从落地窗斜斜照进来,在她后肩上覆下一层浅浅的光影,更衬得她清纯亮眼。
  
  沈斯延盯着看了片刻,才漫不经心地挪开眼。
  沈母瞥了眼自己儿子,再看了看许知绿,心如明镜。
  
  对着沈母目光,沈斯延摸了摸鼻尖,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只能用言简意赅又显得冷漠的一个字表示:“哦。”
  沈母:“……”
  许知绿对此无语。
  
  “知绿,我们不管他。”沈母把注意力放回到许知绿身上,拉着她往餐厅走:“晚上陈姨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待会要多吃点。”
  许知绿笑,弯了弯唇答应着:“好。”
  
  她很喜欢沈母。
  沈母也是少有对她特别好的长辈。这段时间因为重生的缘故,让许知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又因为想远离沈斯延,导致都没过来。
  一想到这,许知绿还有种说不清的愧疚感。
  
  她抱着沈母的手臂蹭了蹭,撒娇说:“沈阿姨,你最近怎么样呀。”
  沈母摸了摸她脑袋:“挺好的,要是知绿经常来看我,肯定会更好。”
  
  许知绿笑。
  两人到餐桌边坐下,沈斯延刚想拉开椅子跟着坐下,就被沈母横扫了眼。
  “沈斯延,你不用去给知绿倒水的?”
  凶巴巴说完后,她转头对着许知绿笑眯眯问:“知绿想喝柠檬水还是橙汁还是普通的?”
  
  沈斯延扯了下唇,淡淡道:“她要喝酸奶。”
  许知绿:“……可以。”
  她看向沈斯延,一点也不客气:“要酸奶。”
  
  沈母“啊”了声,想了想说:“酸奶好像没有了。”
  许知绿连忙道:“没有的话喝其他的也一样。”
  沈斯延“嗯”了声:“我去看看。”
  
  -
  没一会,陈姨便把做好的大菜全给端了上来。
  陈姨的手艺也很好,许知绿就特别喜欢她和刘姨做的食物,百吃不厌。
  
  餐桌上一点不意外,摆着刚刚沈斯延跟她说的那几道大菜,还有汤和青菜。
  许知绿环视看了一圈,浅声问:“沈叔叔不在家吗?”
  
  沈母点头:“出差,我们不管他。”
  她把筷子递给许知绿:“我们先吃。”
  许知绿点了点头,脱口而出问:“沈斯延呢?”
  这人给自己倒水,倒了十分钟还没出来。
  
  陈姨在一侧帮忙摆盘,笑着说:“你好长一段时间没来,冰箱里存着的酸奶前两天过期都丢了,斯延出去买去了。”
  沈斯延不爱别人喊他大少爷之类的,家里无论是做饭阿姨还是司机,全直呼他大名。
  
  许知绿怔住。
  沈母瞅着她的表情,以为她是觉得不好意思,连忙道:“这臭小子肯定是自己也想喝了。”
  
  许知绿点了点头:“嗯。”
  她也觉得。沈斯延不可能是因为她想吃就去买。
  
  沈母看着她毫不犹豫点头架势,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但再开口解释又太刻意,她无奈叹了口气,咕哝着:“门口不就有个超市吗,怎么十分钟还不回来。”
  
  话音一落,客厅那边传来了动静。
  两人转头去看,是沈斯延抱着一箱酸奶气喘吁吁回来了。
  不知道是因为走得太急还是酸奶太重,他脸颊上还有汗珠滑落。
  
  沈母见怪不怪,喊了声:“赶紧过来吃饭。”
  沈斯延应了声,弯腰拿了两瓶酸奶,又折身抱着去了门口的厨房,再出来时候,手里多了一瓶可乐。
  
  他把两杯酸奶分给两位女士,单手拉开了易拉罐。
  许知绿没忍住,瞥了眼他动作。
  
  察觉到她目光,沈斯延懒洋洋地睇她眼:“要喝可乐?”
  “不是。”
  许知绿抿了口她最爱的酸奶,避开他目光说:“我就随便看看。”
  
  沈斯延没深想,在她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在沈家吃饭,许知绿没有任何不自在。
  可能是来的次数多,也可能是沈母太热情,不会让她觉得拘谨。
  虽然,沈斯延看着挺冷淡的。
  
  -
  吃过饭后,沈母嚷嚷着想要买点水果,让沈斯延去跑腿。
  说话间,她看向许知绿:“知绿着急回家做作业吗?要是没事的话,要不要和沈斯延一起去?”
  
  如果这话是沈斯延问,许知绿会毫不犹豫拒绝,但沈母提出的,她拒绝不了。
  她点了点头,乖巧问:“沈阿姨你要吃什么水果?”
  
  沈母想了想,和陈姨对视一眼:“往小区左边走那个湖那边,好像有一家新开的水果店,你们看着买就行。”
  “好。”
  两人在沈母的目送下出门。
  
  晚上的风吹着很凉快,许知绿走得很快,颇有种赶紧买完赶紧回去的意思。
  倒是沈斯延,走的慢吞吞的。
  
  走了一会后,许知绿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沈斯延。”
  沈斯延给她一个眼神。
  
  许知绿嫌弃道:“你是不是体力不行?”
  “?”
  沈斯延不明所以看她。
  
  许知绿毫不客气道:“刚刚就跑门口超市买了箱酸奶,你这就走不动了?”
  沈斯延:“……”
  她阴阳怪气的,他不是没听明白,嫌弃自己走得太慢呢。
  
  “刚吃饱,走那么快做什么?”
  许知绿冷哼了声,“要回家写作业。”
  “哦。”沈斯延还是慢慢悠悠地:“那明天写。”
  许知绿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你啊。”
  
  沈斯延看她眼,不再言语,但步伐却稍稍跨大了。
  许知绿跟了上去。
  
  但她觉得沈斯延在跟自己作对,刚说他体力不行,他就赶着像去投胎一样。
  许知绿加快了好一会,实在是累,索性慢了下来。
  
  沈斯延没听到后面动静,停下了脚步回头。
  一抬眼,便看到了落后一大截的人,正慢吞吞地走在路灯下,影子被拉长。
  
  看着等自己的沈斯延,许知绿眼眸闪了闪,没吱声。
  沈斯延也没说话,目光扫视她一眼,便侧了身让她先行。
  
  两人保持了两步距离往水果店走,不远不近,恰好能让影子交叠在一起。
  晚风和煦,头一回让重生回来的许知绿觉得,和沈斯延共处在一起,也能很平静。
  
  晚上水果店生意爆好,两人过去时候,还在做什么促销活动。
  沈斯延看了眼,侧目看她:“要吃什么?”
  
  许知绿一愣,想着说:“沈阿姨说要荔枝和车厘子。”
  “嗯。”沈斯延去拿两箱车厘子,又拿了一箱荔枝,“还要什么?”
  
  许知绿想了想:“沈阿姨还挺喜欢吃……”
  话还没说完,被沈斯延不耐烦的打断。他语气冷淡,声线清冷:“我问你,没问她。”
  
  许知绿:“……”
  她“哦”了声,抿了下唇:“问我干什么?我待会回家了。”
  
  沈斯延睇她眼,自顾自去拿了两盒草莓和几串葡萄才作罢。
  买完,许知绿伸手想去接一个袋子,被沈斯延中途“截胡”。
  
  “不用。”
  他淡淡道:“我拿得动。”
  许知绿瞅着那堆东西,浅声道:“你搬那两箱车厘子就好,这个袋子我来提。”
  
  沈斯延没搭腔,让老板给车厘子也套了袋子,一手一个。
  许知绿侧目看他:“不重?”
  “嗯。”
  
  许知绿“哦”了声,没再自作多情,但还是客套的补了一句:“重的话我可以提一个。”
  沈斯延抬了抬眼,语气平静道:“这点都提不动,待会你是不是又要质疑我体力不行了?”
  
  “……”
  许知绿哽了下,别开眼:“你也太记仇了吧。”
  沈斯延嗯哼了声,表示自己就这样。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到了家门口。
  许知绿家在前面一栋,她停下脚步:“那我先回屋了。”
  “等会。”
  
  沈斯延把手里东西放下,把两袋水果分拣了下,递给她。
  许知绿愣了下,懵逼看他:“你干嘛?”
  她心里隐约有个答案,可又不太敢去想。
  
  沈斯延扫了她一眼,“看不懂?”
  “……不是。”许知绿反应过来,低声道:“这不是沈阿姨让你买的吗?”
  沈斯延指了指:“那是她的。”
  
  许知绿嘴唇翕动,还想要说点什么,被沈斯延嫌弃道:“智商离家出走了吗。”
  许知绿闭上了嘴。
  她看着面前的水果,低声道:“谢谢。”
  
  沈斯延瞥了她眼,往黑漆漆的屋子看了眼,淡淡说:“嗯,回去写作业吧。”
  “……哦。”
  
  看着沈斯延往隔壁走的背影,许知绿提着袋子进了屋。
  参加宴会的人还没回来,许知绿把水果拎进厨房,刚想上楼,却又再次停了下来。
  她蹲在白色塑料袋面前许久,看着里面的东西。
  
  车厘子,葡萄,草莓,都是她最喜欢的水果。
  许知绿盯着看了会,弯腰拿了部分出来清洗。
  
  厨房暖黄色的灯光下,草莓看上去娇艳欲滴,其他的水果看上去也尤为的新鲜。
  许知绿一一尝了下,很甜。
  每一种都比之前买过的要甜很多。
  
  忽地,口袋里手机震了下。她点开看,是沈斯延发来的消息。
  沈斯延:水果放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