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绿盯着沈斯延这条消息许久,指腹在屏幕上摩擦了片刻,最终回了一个字。
  许知绿:嗯。
  
  回完后,她又觉得有点想笑。
  这样是不是显得太小气了点。她垂眼,看着洗漱台旁边放着的水果,水果新鲜,色泽光滑,看着就非常不错。
  她在厨房站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把东西拎回了房间。
  
  没为什么。
  她就是不想和其他人分享今日份的水果。
  说她小气也好,其他的也罢。
  
  大抵是吃了喜欢的水果,这一晚上许知绿写作业都比之前快了许多。
  等全部写完,她才收拾收拾睡觉。
  
  刚把灯熄灭,外面便传来了‘嘘寒问暖’的对话声,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里都充满了爱和温暖。
  她翻了个身,看向窗外。
  
  刚刚躺下来时候忘了拉窗帘,月光明目张胆大大咧咧地从窗外照进来,在她床上也留下了一道浅色月色。
  许知绿盯着看了会,倦意全无。
  
  好半晌后,许知绿无可奈何地拿起了一侧手机。
  刚点开,便看到了辛安安发来的消息。
  
  辛安安:知绿知绿睡了吗?!
  许知绿:正打算,怎么了。
  辛安安:有个题目不会做呜呜呜呜。
  许知绿:发我看看。
  辛安安:好。
  
  许知绿掀开被子下床,把书桌台灯打开,低头给辛安安说解题步骤。
  帮忙给她把几个题目都说明白后,许知绿也累了。
  
  辛安安倒是还挺精神的,还跟她约了周末吃烤肉。
  许知绿哭笑不得,想着这顿烤肉应该是跑不掉了。
  
  再躺下时候,已经过了一小时了。
  许知绿看了眼时间,把手机调成静音,这才安心地阖眼休憩。
  
  -
  翌日,是个大晴天。
  许知绿最近因为骑车上学的缘故,起来的都比较早。
  
  一下楼,便看到刘姨在厨房忙碌。
  “知绿醒了。”
  “嗯。”许知绿唇角弯了弯:“刘姨早上好。”
  
  刘姨好笑看她,浅声问:“在家吃还是给你装着带去学校吃?”
  “不用。”许知绿道:“我跟同学约好了,我们去外面吃。”
  “行。”
  
  许知绿也没多逗留,跟刘姨打了声招呼后,拎着书包跑了。
  许母从楼上下来,看到的便是她背影。
  她皱了皱眉,嘀咕了声:“她又不在家吃早餐?”
  
  刘姨没吭声。
  许母嗤了声,嫌弃道:“浪费钱。”
  刘姨只能干笑,岔开话题:“太太,佳佳醒了吗?”
  
  瞬间,许母的注意力被拉开。
  她摇了摇头,低声道:“应该还没有。”说着,她看了眼厨房:“佳佳昨晚说想吃炸酱面,你弄一份炸酱面给她吃。”
  刘姨笑着点头:“好。”
  
  许知绿并不知道家里的事,就算知道她也不关心。
  推着自行车出了院子,她便看到了站在墙下少年。
  
  沈斯延大概是还没睡醒,眼皮耸拉着,双手插兜懒洋洋地靠在墙上,两条大长腿交叠,面前放了一辆自行车。
  听到声音后,他睁开眼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
  许知绿率先挪开了目光,推着车往前走。
  
  沈斯延看着她架势,眉梢稍扬,也不吱声。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几步后,许知绿想上车离开,被后头的人拽住了。
  
  她拧眉回头。
  沈斯延盯着她看了眼:“不打算说话?”
  许知绿扯了扯自己书包,没好气问:“说什么?”
  沈斯延:“……”
  
  他顿了下,淡淡问:“吃早餐了没。”
  “没。”
  许知绿面无表情说:“还有事吗?”她指了指:“我和安安约了早餐店见面,再不走来不及了。”
  
  沈斯延抬了抬眼,“哦”了声:“那走吧。”
  “?”
  许知绿看着他架势,没忍住多问了句:“你不是在家反省吗?”
  沈斯延两条腿岔开,屈着撑在地上,身子往前弓,双手握着自行车两侧,语气平静道:“哦,早起锻炼锻炼。”
  
  许知绿:“……”
  她没忍住,咕哝了句:“毛病。”
  说完,她也不等沈斯延做点什么,径直骑车离开。
  
  早晨的阳光惹眼,穿透云层显露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循着轨迹去往学校,所过之处,有一阵阵迷人的花香。
  春天了,花开了。
  
  许知绿和辛安安约的是学校门口一家早餐店,那家店的小笼包特别好吃。
  她刚放慢速度,便看到了路边等着的辛安安,还有程宋。
  
  许知绿眼皮一跳,下车推着走过去。
  程宋也是一脸没睡醒模样,正低垂着头往下钻。
  
  “知绿知绿。”
  许知绿一笑,到一侧放好车跑过去:“等很久了吗?”
  “没有没有。”
  辛安安笑盈盈地:“快快快,待会人就多了。”
  
  许知绿点头,和她一起进店找位置。
  “坐两人的还是四人的?”
  许知绿想也没想:“当然是两人的,别浪费位置。”
  
  跟过来的沈斯延扯了下她书包,丢下一句:“四人座。”
  许知绿:“不,两人座,我不想和你们一起吃早餐。”
  
  沈斯延看她。
  许知绿面不改色道:“影响胃口。”
  沈斯延哽了下,知道她指的是看到自己影响她胃口。
  
  他顿了下,看向程宋:“我这张脸影响人吃饭了?”
  程宋睡眼惺忪的,也没听清两人说什么。他“啊”了声:“是吧。”
  
  沈斯延:“……”
  辛安安没忍住,扑哧一笑:“我证明,其实没有。”
  许知绿睇她眼。
  
  程宋也不管他们三,找了个四人座坐下,撑着脑袋道:“延哥,我要两笼包子再要一份骨头粥。”
  辛安安:“……你是猪吗?”
  程宋“啧”了声:“你不懂男人。”
  辛安安:“……”
  
  沈斯延没搭腔,转而看向另外两人:“要吃什么?”
  许知绿抿唇:“我自己来,不用你点。”
  沈斯延蹙眉,但也没说什么。
  
  点好餐后,许知绿和辛安安凑一起嘀嘀咕咕说话。
  对面的两人,倒是在狼吞虎咽。
  当然,只有程宋是能用这个词形容。沈斯延不能算。
  
  许知绿不经意抬眼,看到的是他吃饭模样。
  他吃饭快,但动作却不粗鲁,也不会让自己吃的鼓鼓的不好看,就很斯文优雅的感觉,像是贵公子。
  
  许知绿瞥了眼,很快地收回了目光。
  她疯了吗。
  这坏脾气大少爷算什么贵公子。
  
  等许知绿和辛安安吃完早餐后,单已经买了。
  四个人从店里出来,许知绿看了眼沈斯延:“待会把钱转你。”
  
  沈斯延看她:“不用。”
  许知绿根本不听他说,转头和辛安安说话:“走了走了,再晚点要迟到了。”
  辛安安眨了眨眼,瞅了眼沈斯延神色:“沈斯延,你是又来上学了吗?”
  
  沈斯延刚想说话,许知绿便笑了声:“安安,这你就不懂了吧。”
  “什么?”
  “这种闲散大少爷呢,喜欢早起锻炼来学校吃早餐。”
  她眉眼弯弯的笑,一脸人畜无害模样:“他还不能回学校上课呢。”
  
  话音一落,程宋第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
  他伸手,勾着沈斯延肩膀道:“延哥别伤心,我会在学校想你的。”
  
  沈斯延冷冷地给他一个眼神。
  辛安安也跟着笑了下:“那我们就先走了啊,早餐钱待会让知绿转你。”
  沈斯延没搭腔。
  
  许知绿才不理他,推着自行车径直离开。
  看着两人离开背影,程宋幽幽叹了口气:“延哥,那我也走了啊。”
  
  沈斯延:“……”
  好半晌,学校上课铃声响起,马路上匆匆忙忙跑进的同学不少。
  几分钟时间,学校外的街道便恢复了宁静。
  
  沈斯延一个人站在学校对面的街口许久,到耳畔的声音都消失后,才转身离开。
  清晨马路上,只余下了一个渐渐变短的影子。
  
  -
  进教室后,许知绿第一时间把早餐钱转给沈斯延。
  昨晚的水果她可以当作是沈阿姨送的,但早餐不行。
  
  一转过去,沈斯延点了退回。
  许知绿继续转,他继续退回。
  
  来来回回好几次后,许知绿忍无可忍发了句:你上次说,别随便吃别人请客的东西,你自己说的话难道忘了吗?
  沈斯延:我是别人?
  许知绿:难道不是?
  
  这句发出去后,沈斯延那边久久没有回复。
  许知绿盯着手机看了几秒,抿了抿唇,索性把手机关了机,丢进抽屉里。
  眼不见为净。
  
  到中午休息时候开机,许知绿反问的那条消息也没有回复。
  她趴在桌上转着手机,神色恹恹的。
  
  辛安安从洗手间回来,看到的就是她这模样。
  她扬了扬眉,压着声音道:“知绿,你干嘛呢?”
  
  “没呢。”
  许知绿道:“在思考问题。”
  “思考什么?”
  许知绿托腮盯着她看,想了想问:“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
  
  辛安安眨了眨眼,盯着她看了会:“跟你一样吗?”
  “?”
  许知绿看她,不吭声。
  
  辛安安避开她目光,讷讷道:“……你最近这段时间,也挺性情大变的。”
  许知绿无言:“我那是茅塞顿开,不在一棵树上吊死,打算找一整片森林,不是性情大变。”
  
  辛安安似懂非懂:“哦。”
  她认真沉思了一下,脱口而出问:“找我们学校这一整片森林吗?”
  
  许知绿:“……”
  她自顾自道:“那我觉得不划算。”
  许知绿眼皮抽搐:“怎么说。”
  辛安安虽然对沈斯延也印象不是很好,但不得不承认,就他们学校而言,一大片森林也比不上那一根独苗。
  
  想着,她转头看向许知绿,认真道:“我觉得就学校这一片森林的话,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戴绿帽子,还不如就吊死一颗算了,换来换去也就那一顶,不好吗。”
  许知绿:“……”
  
  看她一脸无语的表情,辛安安强调:“我意思是,学校一片森林,都比不上沈斯延一根独苗。”
  许知绿翻了个白眼:“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安安你喜欢沈斯延啊。”
  
  闻言,辛安安一脸惊恐:“你可别瞎说啊,我才不喜欢沈斯延,我喜欢程宋都不会喜欢他。”
  
  话音一落,后面传来了熟悉声音:“呵。”
  两人回头,沈斯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们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