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九幽册 > 第二十一章 风雨欲来

第二十一章 风雨欲来


  任义看了一眼王慧,问道:“什么是岑山子妖?还有,为什么你会认识我?”
  王慧瞥了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木剑,笑道:“要不你先把你的小木剑拿走?它对我可没什么威胁。”
  任义听罢纹丝不动,问道:“那你要不要试试,看是你的脖子硬,还是我的灵木剑硬?”
  王慧有些吃惊的问道:“灵木剑?难道就是比桃木剑还要好的道家配剑?啧啧,看来你们任家确实财大气粗呀。不过,你是任家少公子,这个配剑到也不失你身份。不如你看看这个是什么?”随后右手玉指隔空一捻,一朵有着粉,紫,黑三种颜色的花朵出现在了手上。
  任义一愣,随后收回了灵木剑,放入了袖中,施了一礼,说道:“三色花?山尧市王家?原来如此,既是如此,那是我不好意思了。”随后看向周云,笑道:“周云啊,我劝你还是不要抱着王大小姐了,不然啊,怕是性命不保。”
  周云一愣,突然反应过来,刚刚阴风起的时候,就想保护王慧,一直抱着,到现在都没松手呢,被任义这么一说,连忙松开了手,连声道歉。
  王慧脸微微一红,说道:“没事,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还有任义,以后不要叫我什么王大小姐了,叫我王慧就行。还有,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陆小超本来还想问些什么,听到王慧这么说,也暂时闭口不言了,想着对策看看该怎么出去才是。
  最后还是决定按照王慧所说,由王慧去吸引宿管大妈的注意力,陆小超三人再趁机逃走。
  于是乎,王慧就开始演了一出被惊吓的戏码,连哭带喊的跑道宿管室,抱着大妈就说有鬼有鬼,趁着大妈安慰王慧的时候,陆小超三人赶紧跑出女生宿舍。
  随后王慧故意将在桌上的笔盒弄在地上,宿管阿姨好言安慰之后,将王慧送出了宿管室,随后低头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笔,王慧则趁这个时候,轻手轻脚的溜出了女生宿舍。
  四人翻过学校的围墙后,已经是凌晨1点了,周云突然问了一句:“你们饿吗?要不要去吃点夜宵什么的。”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本来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被周云这么一说,好像三人都有点饿了,于是四人决定去小吃街看看。
  峰横县要说比较出名的文化,那么夜宵肯定算的上一个,峰横县的小吃那可是十分的多啊,因为小吃多,衍生出来的夜市那就是十分热闹的。
  四人选了一家有一些空位的夜宵摊坐了下去,就在四人准备点餐的时候,陆小超看了看周云,周云看了看陆小超,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你带钱了没有?”
  周云摸了摸脸说:“你看我的脸干净吧?我的口袋比我的脸还要干净。”
  陆小超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的口袋,说道:“我的口袋不比你的口袋脏多少。”
  随后两人把目光都转向了任义,这时王慧笑道:“今晚多谢你们跑一趟了,今晚我请,就当你们的辛苦费吧,想吃什么随便点。”
  周云还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让你请,应该是我们请你吃才对。”
  王慧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任义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说道:“你俩就别客气了,周云你也不想想王慧可是王家的大小姐,会缺你这一顿夜宵?你们要客气你们客气,我是先点了。”说罢转过身对着正在忙碌的店老板说道:“老板,烤二十串羊肉串,再拿一罐可乐。”
  烧烤摊老板回头看了一眼任义,爽快地答应道:“好嘞!十三号桌二十串羊肉串,一罐可乐。”
  王慧看着陆小超和周云问道:“那你们俩要吃什么?点就是了,不用跟我客气。”
  周云连忙拜了拜说,回答道:“没事,任义点了二十串了,我们先吃,吃完了再点吧,不用浪费。”
  任义一听,疑惑的看着周云,问道:“你不会以为这二十串羊肉串是我们一起吃的吧?你别搞错了,那我是一个人吃的,你要吃自己点。”
  陆小超笑道:“哈哈……任义你可真是能吃啊,胃口不错,那既然如此,我也要放开吃了,王慧那我可就对不住了。”说罢也是转过身对着老板喊道:“老板,麻烦再加十串牛肉串和十串羊肉串。”
  烧烤摊老板还没说什么,周云又接着喊道:“老板再加十串羊肉串。”
  烧烤摊老板转过头,看了看四人一眼,擦了擦汗,说道:“哎呀,我都搞乱了,这样吧,这边有菜单,你们来拿一下,要吃什么写下来,写好之后给我就行了。”
  四人最后点了足足有七十多串烤串,让人吃惊的是王慧这么苗条的提醒,居然也吃了二十多串,真是让三人刮目相看。
  四人边吃边谈论着一系列疑惑的话题,陆小超和周云这才知道任义说的王大小姐是什么意思。
  原来,王慧的家族在山尧市也算是个比较出名的家族,目前的族长是他爷爷王德良,据说是个修为极高的人物,而王慧则是她爷爷最小的一个儿子的女儿,说来也奇怪,她爷爷有四个儿子,除了最小的儿子生的是女儿,其他生的都是儿子。所以对于王慧来说,她的这个族长爷爷啊,几个伯伯啊,包括哥哥啊,都对她是疼爱有加。
  而王慧的奶奶,那就更厉害了,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高人,相比她爷爷来说,她奶奶白元锦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当年一朵七绝花那可真是震惊了大半个华南区,七绝花乃是七种颜色组成的花,也不知道是何处出现的花朵,还是自行炼制的。七绝花每一种颜色都可以附带相对应的攻击属性,完全是全方位的攻击,根本防不胜防。
  而白元锦老人培养的第二柱七绝花,却因为种种原因失败了,最后只剩下三绝,也就是三色,就给了最疼爱的这个小孙女,所以当看到三绝花的时候,任义也就一下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据说王慧家也有一套自己所传承的修炼心法,不过王慧的家族到不像任义家那样也是修道,而是修儒的,峰横县是归于山尧市管理的,所以陆小超和周云一致认为王慧比任义要厉害很多,毕竟王慧的家族在市里。
  直到王慧说出那句“我们跟任义家是毫无可比性的,差的太远太远了。”二人这才觉得任义是个真大佬。
  四人最后算是吃饱喝足了,决定先送王慧回家。
  走在路上的时候任义也算是问清楚了王慧和血婴以及岑山子妖的来历。
  在山尧市内部,有五个管辖的县,而岑山则是一座横跨了这五个县的一座超级大山,山尧市的五个县大小不一,但是岑山就像是一个在山尧市的中心,连接五个县的一个大圆圈。
  而近期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除了峰横县,就连周边县也有出现过岑山子妖的踪迹,既然有子妖,那肯定就有母妖。
  而且岑山子妖的的数量也是因为在峰横县的隔壁宜杨县,有几位道儒佛大能合作活捉了一个子妖,最终发现的这个事情。
  子妖一共有十二个,据说实力都是不分上下的,它们似乎一直在山尧市里寻找着什么,而他们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如果遇到了那肯定是四人都不可能敌过的。
  陆小超还很好奇地问了一句:“很强吗?我们觉得那个血婴很好对付啊,还有这个胡清也是很好对付啊。”
  王慧没有立刻回答陆小超,而是转过头看着任义,问道:“任义应该能明白吧?”
  任义点了点头,看着陆小超和周云一脸的疑惑,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蓝色挂坠,解释道:“这个是我爸给我保命的东西,冰灵玉,至于怎么保命以后再说,反正就是这个只要我实力够的话,借助这个冰灵玉我敢说能冰封了半个峰横县也不为过。”
  “嘶……”听到任义的话,陆小超和周云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任义接着说道:“急什么急什么,不是说了只要我实力够的话,我离那一步还早着呢,我现在充其量能够冰封一辆汽车吧,那还是拼了全力的后果。至于王慧说的我能够明白的话,其实就是因为当时我为了对付那个胡清,用上了冰灵玉,但是并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因为时间比较紧,所以只是匆忙的施法,大概就是三层左右的威力吧。我原本的想法只是说拖延一下胡清的行动,再另想他法的。结果谁曾想,就那么一下,就把胡清困住了,连忙用收妖盒把她收进来了。”
  看着陆小超和周云二人的表情,任义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自己还是得解释解释,于是继续说道:“这个收妖盒是御灵宗的产物,能够封印一些妖魔鬼怪,盒子的威力是随着炼制的材料和炼器师的水准而提升的,我用的这个其实也就是比一般货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而已,却没想到那么轻而易举的把胡清封印了,所以我的想法是,他们并不是子妖,而是子妖分身。”
  陆小超好奇地问道:“就是游戏里的那种分身?拥有部分本体的能力,却是个假的?”
  任义点了点头,回答道:“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区别在于,游戏里的分身会消失,而这个不会消失,像之前的血婴也好,这个胡清也罢,应该都只是子妖本体留了一缕精气和一丝精魂附在了媒介之上。就像胡清之前说的,她也是突然间有了意识那般。”说罢看向了王慧。
  王慧点了点头,接着任义的话继续说下去:“任义说的没错,因为我之前碰到的血婴也是十分的好对付,我可能也就是达到你们铜三钱的天师水准,修为对付凶鬼级别还是可以的,对付恶鬼的花还勉强能够自保,超过恶鬼那根本就不敢正面抗衡。这个血婴给我的感觉是功法高超,不像是那么好对付的,但是结果却……”
  陆小超突然愣了一下,问道:“三钱天师我知道,铜三钱是什么意思?”
  王慧解释道:“你们道家修为和儒家佛家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比较特殊,所以会有以钱币来辅助规划等级,总共有三个等级,铜币,银币,金币,每一种等级又分为十级,而铜三钱的意思就是铜币等级下的三钱天师,这么解释你能明白吗?”
  陆小超点了点头,随即称叹道:“那王慧你可真厉害,跟我姑奶奶修为一样,我姑奶奶也只是铜三钱天师好像。”。
  王慧连忙摆摆手说道:“不一样,张道姑的修为可不是我所能比拟的,只是因为你……算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罢,反正你只要知道,你姑奶奶张道姑的修为,可比我们厉害多了,也远不是铜三钱天师能够比拟的就行了,只是目前……”
  说罢停了下来,扫视了三人一眼,轻叹了口气,说道:“只是目前,这些子妖到处搜罗枉死,冤死,惨死之类的鬼魂,必定有什么阴谋,就连我奶奶也是经常打电话嘱咐我爸爸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也让我一直注意安全,所以……所以我觉得整个山尧市风雨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