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林先生家的小甜酒 > 第53章 窒息性死亡

第53章 窒息性死亡


  卫尘婉第二天一大早就到办公室了,给林晞带了早饭,顺便还把昨天问到的信息告诉了林晞,但是她没想到来这么早的还有杜书青,他坐在办公室里专门安排给实习生的位子上。
  杜书青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卫尘婉也没有看清。
  他看到卫尘婉来了,眼睛一亮,然后站起身走了出去,过了会儿来到门口。
  “卫警官,你能来一下么。”说完转身走了。
  卫尘婉不明白,还看了眼林晞。
  林晞也耸耸肩,不懂杜书青要干嘛。
  卫尘婉走了出去,看到杜书青站在门口等她。
  “怎么了小杜?”
  杜书青把手里的东西塞在卫尘婉手里,是一罐温热的咖啡饮品。
  “对不起,我昨天说的太过分了,我不应该这么说的。”
  “你在说哪方面?”卫尘婉还没反应过来。
  “昨天金警官都跟我说了,卫子昂是你哥哥,但是我说的话有些偏激了,实在太对不起了,希望你能原谅我的莽撞。”
  这么一说,卫尘婉就懂了。
  “首先一点,我其实不是这里的警察,我的工作只是来协助办案工作的,所以你不用叫我警官,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第二点就是,我并没有因为你昨天说的话感到生气,就像你们林队说的,你很有正义感,这是作为警察非常需要具备的精神,你在对案子发表自己的言论,这一点都不值得生气,希望你以后都能这么直接地提出自己的看法,所以咖啡我就收下了,谢谢你。”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回到了办公室。
  杜书青被她这么一说,脸上浮起了一层作为小男孩的羞涩。
  卫尘婉拿着温热的罐装咖啡捂着手,没想到小杜这个男孩子还挺可爱的。
  林晞去查那个做保洁的阿姨也有眉目了,但是关于她的信息不是很多,早年离婚,无儿无女。
  这点信息基本跟没有是一样的了。
  林晞找到了这个阿姨的家政公司联系方式,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方春禾阿姨今天早上来请假了,说她要回老家一趟,我们正要联系她负责家政的几户人家呢。”
  “请假了?请了多长时间?”
  “一个星期。”
  “那她现在的居住地址和老家地址可以告诉我吗?”
  “稍等一下。”
  “谢谢。”
  林晞心里不禁就有想法了,到底是正巧要回老家还是准备逃跑。
  得到了地址之后,林晞迅速安排了工作就准备出去了。
  “小杜你跟着高隽还有艾姐去死者住的那栋楼继续查下去,小蒲你也去,人多的话快一点,墨轩你跟我一起去找那个阿姨。”
  办公室的人各司其职,卫尘婉坐在自己的位置拿起了笔。
  果然没多久,卫子昂就给卫尘婉打了一通电话,说打扫的阿姨请假回老家了,是不是有问题。
  “哥,你别急,我们也得到这个消息了,林晞已经去查了。”
  卫尘婉几乎一整天都没有从办公桌离开过,杨珮漫不想打扰她,就泡了茶放在她桌上。
  手里的笔画画停停,总觉得还缺了些什么,脸部五官都很零碎,画得并不顺利。
  当然,不顺利的还有林晞,到这个阿姨现在住的地方,人已经不在家中了,打电话至交警大队了解了一下,没有从中找到她名下的交通信息,在她家小区查看监控,发现确实早上离开了。
  高隽那里进展很慢,他们没有可以对照的目标,光听证词找不出任何一个人的问题。
  今天的不顺利导致所有人都是垂头丧气的,过两天就要元旦放假了,这个案子竟然突然就卡住了。
  大家都一回到队里,林晞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卫尘婉摊在桌子上的画。
  “画不出来吗?”
  “林晞,我想问你,那个人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对,他们到现在还没说过这件案子的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若是胡欣邀请了人来自己家中,还发生了关系,身体没有挫伤类的打斗痕迹,那凶手的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林晞开口,说起了一种听上去不太靠谱的想法:“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X窒息’,也就是窒息*****,通过缢颈的呼吸方式导致到脑缺氧受到刺激来从中获得快/感。”
  高隽马上就问:“那照你这么说,死者还是自愿的?”
  “我只是有这方面的猜测,这种方式本来就很容易导致意外,尤其是死者本身就患有哮喘,这个案子很有可能是场意外,本来可能对两个人来说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最后出了人命。”
  “但是X窒息的男女比例应该是男多女少吧。”
  这是一项外国调查出来的数据。
  林晞想了想,为了证实自己的言论必须还有其他实据。
  “我去找胡欣老家的同学还有同事再问点情况,墨轩,方春禾这里你继续查下去。”
  林晞趁正常办公的白领们还没下班,就直奔卫氏公司。
  跟公司前台道明来意,为了这件事卫子昂还亲自下来接林晞,两个人一起来到了胡欣所在的部门,昨天被问过话的同事们又被叫了出来。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工作了。”
  “警察,我们昨天已经把我们知道的都说了。”她们不明所以。
  几个被叫出来的都是女孩子,她们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有多严重,还让总裁亲自过来,而且主要是看林晞长得好看,所以也没多抱怨。
  “我想来找你们问问关于胡欣的事,胡欣在公司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胡欣啊,我觉得她平时话不多,是个很内敛的女孩子。”
  “对,而且她基本上只跟我们几个人说话,基本不跟男同事打交道,可能比较内向吧。”
  “她不太说话,但是对我们还是很好的,经常会送些吃的给我们。”
  林晞把他们说的全部录音了下来。
  最后也是卫子昂亲自把林晞送到了公司里楼下。
  “辛苦你了林队。”
  “卫大哥,直接叫我名字就好,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那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如果还有什么需求直接致电我就好。”
  “好。”
  从卫氏出来之后林晞坐在车子里给胡欣的老家同学打了电话,从她同学那里得到的说法基本也和胡欣同事一致。
  林晞直接在工作群里发了段语音。
  林晞:各位,我有个猜测可能有点疯狂,但是不是没有可能,我觉得凶手会不会是女人?
  还没等大家消化这一条语音,林晞就开始讲自己的看法了。
  林晞:我们从一开始就忽略了女性这个角色,我从她以前同学那里得到一个消息,说胡欣可能是蕾丝,凶手如果是女性的话就非常有可能了。同时X窒息的被实施对象是男性的话,那实施手段可能就是女性,她自己都没想到这么习惯的一个动作就导致了死者的死亡。
  外头已经万家灯火,刑侦大队这里也是一样,本来他们都让杜书青回家去了,但是杜书青说自己要和大家一起办案。
  有了杀人动机之后,卫尘婉似乎有些思路了,她把手里画的画拍了照片放在工作群里。
  眉目有些像,嘴巴不是很像,但是这张脸真的有些熟悉。
  艾芒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她邻居!”
  林晞收到消息直接开车去江陵小区,跑上楼就敲门。
  没有人在。
  啧,被她跑掉了。
  他准备先回队里,走在楼梯间的时候接到了卫尘婉打来的电话。
  “喂,怎么了婉儿?”
  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林晞会这么叫她,有些暧昧又有些疼爱她的意思。
  “林晞,我觉得不止是她一个人作案的,不然为什么要陷害我哥,她拿什么陷害我哥。”
  “我知道,这你放心,我一定……”
  这句话还没说完,林晞忽然眼前一黑,一把抓住了旁边楼梯的扶手,右手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林晞……?”卫尘婉听不到林晞说话的声音了。
  林晞站在原地,缓了好久才缓回来,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左胸腔里的心脏跳得飞快。
  他已经快36个小时没合眼了,全靠有案子要办所以强行撑着,但是他身体可能响起了警报,以前可能更能熬,但是日积月累下来身体也会出问题吧。
  “林晞!”
  办公室的人听到卫尘婉的声音都看了过来,用口型问着:怎么回事?
  卫尘婉摇头。
  林晞走下台阶,拿回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有些裂痕,还好他贴了钢化膜。
  “婉儿……”
  “林晞,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我现在回局里。”林晞说话的时候喘气声有些大。
  “真的没事?”
  “嗯。”
  林晞走到小区外面的私人便利店里买了包烟和打火机,抽了根烟提提神,站在他车边确认了自己没问题,再开车回队里。
  他要重新安排下工作,听下大家的意见。
  办公室中间的小桌子上放着他们找到的证据。
  邻居的画像、死者家中脚印的对比、陷害卫子昂的证据,还有些零碎地找到的物证,当然还有这些证据所关联的内容。
  “林晞,胡欣的邻居叫方雅菲,昨天下午买了去A市的火车票,但是没有上车。”
  “你们今天下午去江陵小区的业主问话的时候她在吗?”
  “不在,但是电话打得通,说她在上班。”
  “去查IP,尽量把位置报给我,还有让外地警方也要配合一下。”
  “小蒲,你去找找方雅菲和方春禾家附近的监控,看看他们两个都去了那里。”
  “高隽,你现在去趟方春禾家里,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
  大家一起帮苏小蒲扒监控,这是一个大工程。
  林晞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反复眨了几次眼睛。
  “林晞。”
  林晞看过去,卫尘婉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怎么了?”
  卫尘婉走过去,把手搭在林晞的脉搏上道:“你是不是累了,你很久不抽烟了,现在身上油烟味,是刚才回来路上提神用的吧。”
  林晞笑了一下:“没想到你来我们队里这段时间还学会破案了。”
  “林晞,你正经点。”
  “嗯,是有点累,但是不碍事,很快就能破案了,大家都一样。”
  他这话倒是说的没错,但是昨天林晞值班了一个通宵,今天又是在外忙了一整天,这谁吃得消。
  “我去给你泡杯咖啡。”
  卫尘婉刚想走,林晞拉着她的手悄悄在她耳边说:“婉儿真关心我。”
  是在心疼这个男人,其实办公室里的众人都一样,卫尘婉用手机给大家点了外卖。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电脑上面,仿佛手边的晚饭只是摆设而已。
  “方雅菲今天早上去公司了,但是下午就离开了,坐上了一辆白色斯柯达轿车。”
  继续在各个交通枢纽找着这辆白色斯柯达。
  苏小蒲双眼仿佛雷达,按照T市的路段一点点找,终于找到了白色斯柯达的路线,是前往高速方向的。
  “这个高速方向是……S市L城、T城、A市B城和B市N城。”
  林晞心里默念这几个地名,忽然想起了方春禾的老家就在B市N城。
  “请求B市的警察协助办案,方春禾很可能也在B市N城,是她老家。”
  同时高隽那里也带来了好消息。
  “我在方春禾家找到了一些东西,死者的一套衣服、一只避/孕/套、女性用的成人/用品还有方春禾的一双鞋,与脚印相符的那双鞋。”
  林晞直接道:“可以抓人了。”
  “我还有一点发现,我特地去找了方春禾的邻居问到些东西,方春禾无儿无女,但是有一个干女儿,据方春禾自己说是从人贩子手里夺回来的孩子,但是因为这个孩子在长大之后反应出了性取向问题,方春禾一度不想管她,可说到底还是自己抚养了很多年的孩子,所以硬着头皮也要管到底。”
  “可以直接推断方春禾与方雅菲之间的关系了。”
  B市的警察已经联系好,但是因为B市N城没有火车可以直接到达,刑侦大队当晚就驾车开往B市N城,两地驱车有四个多小时。。
  他们没有再让林晞开车,路途时间比较久正好可以让他休息,高隽回局里先提交证物,然后直接出发去N城,他们决定直接在N城的公安局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