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大唐第一嘴炮 > 第14章 我弟,王八旦

第14章 我弟,王八旦


  城外郊区。
  老王怀揣一千多贯开元通宝,来到一个小农庄里。
  “老丈,我之前租的那片地,能不能卖给我?”
  “小郎君要买那片地?那地乃山地,不适合种粮啊!”
  “无妨,我不为种粮,是为种茶。”
  老王之前租过不少地试种茶树,只有这里勉强能种出品相合格的茶树,所以现在一有钱就立马跑来买地。
  那片地的主人是一个老农户,人倒是挺淳朴的,生怕老王年轻人不懂地的好坏,还劝了一番。
  “小郎君,就算是种茶,此时久未降雨,怕是不妥吧!没水茶树活不长的。”
  “老丈放心,雨很快就会有的。”
  老农摇了摇头,不相信他话,但还是很爽快的把地卖给老王。
  贞观年间,地广人稀,土地还真不是很值钱,除非那些上田。
  这两年老王对长安附近的土质研究了不少次,只有这里的土质碱性比较符合。
  当然要跟南方那些适合种茶的土地比起来,那就不够看了,不过勉强还是可以的。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掌握了炒茶的技术。
  这将是他发家的重要手段之一。
  ……
  另一边。
  温挺在家里生了好几天闷气,每每想起某个王八旦,心里就难受的小心肝倍儿疼。
  “阿郎,要不小的去教训一下那个姓王的?”
  温挺的贴身奴仆以前学过一些腿脚功夫,近几年仗着有有温家做后台,嚣张惯了,动不动就要教训人。
  温挺虽然心存顾忌,但还是有心想试探一下,只要不是自己亲自出面,就算惹上什么人,估计也能全身而退。
  所以他一听手下奴仆这么一说,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奴仆当即带上人手前往宜阳坊。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这货在大理寺被戴胄亲切接待了一番。
  暂时定居在大理寺监牢里,刚巧就在刘四郎隔壁。
  再然后,某个复姓尉迟的家伙就登门造访了。
  “哈哈哈!吴国公造访,真是稀客啊!”
  “你以为俺愿意来!”
  尉迟恭一句话瞬间把温彦博噎的半死。
  “俺今天来,是受人所托。”
  尉迟恭一边说一边大步流星的走进大厅,然后直穿内院。
  “嘿,吴国公,不得乱闯,内院私宅,岂可乱闯。”
  “你家那兔崽子呢?”
  温彦博当时脸就黑了,特么就不能给我点面子。
  “敢问吴国公是说哪一个?”
  “排第二的那一只。”
  “二郎不在府中。”
  “那算他运气好。”
  温彦博一脸懵逼,不是,几个意思?你丫不是来揍我儿子的吧?
  “吴国公请上座,吾这就让人奉茶。”
  “不必了,俺传完话就走。”
  “敢问吴国公替何人传话。”
  “当然是圣人啦!圣人让俺给你带句话。”
  温彦博虎躯一震,我擦!皇帝老大几个意思?传话不应该让内官来传的吗?
  让这货来传话?你丫不是要抄家吧?
  赶紧伸长脑袋看了一下门外,没有士兵啊!不像是要抄家的样子。
  不过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尉迟恭和长孙无忌并称皇帝身边的两大狗腿,让他来传话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估计是什么私底下的悄悄话。
  “臣恭听圣训。”
  温彦博赶紧躬身行礼。
  “嗯咳……”
  尉迟恭清了清嗓子,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
  “温大临,管好你家二郎,不然朕就帮你管了。”
  噗!咳咳……
  温彦博差点没被自个的唾沫给噎死,这是皇帝的话?你特么逗我?
  “咋地?觉得俺骗你?”
  “不敢不敢。”
  温彦博仔细想想,尉迟恭再怎么混蛋,也不敢拿这事忽悠他啊!假传圣喻那可是要咔嚓脑袋的好不好。
  然后当天晚上温挺回到家了后,只闻他老爹温彦博大吼一声,“畜生,跪下!”
  温挺一脸懵逼的跪下,“耶耶,我……”
  话还没说完,老温直接一巴掌扇过去,“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温挺:“???”
  然后就是一顿典型的古代版严父家庭教育场面,俗称老子揍儿子。
  温二郎被他老爹揍的嗷嗷叫,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当然老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老子揍儿子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嘛!
  噼里啪啦一顿狂揍后,第二天温挺就变成猪头。
  乖乖躲在家里养了半个多月的伤后,好不容易恢复了帅气的脸庞,这才敢出来浪。
  结果刚走出温府没几条街,就被被人用麻袋套了脑袋,像死狗一样拖到某个小巷子里。
  噼里啪啦又是一顿狂揍。
  “好汉饶命!饶命!”
  “哼!这次只是给你一点教训,下次再敢惹俺家贤弟,打断你的狗腿。”
  温挺一听,卧槽!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掀开麻袋一看。
  “是你?尉迟宝琳!”
  继承了他爹90%基因的尉迟宝琳,咧嘴一笑,挥着沙包一样大的拳头威胁道。
  “没错!就是俺,记住今天的教训了吗?但有下次,俺让你此生难忘!”
  温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长安城同龄人之中,尉迟家的崽,一般人都不敢惹的,这是常识。
  “敢问尉迟哥哥,谁是你家贤弟?”
  “王宣王八旦!”
  草!
  温挺整个人都不好了,感情这小子扮猪吃老虎啊!
  有这么硬扎的靠山,你倒是早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