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道丹皇 > 第两百零二章 一笔勾销

第两百零二章 一笔勾销

.*    “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好说的了。”杨尘眼中闪过一抹寒意,随即深吸一口气,体内《衍天诀》飞速运转,强横的掠夺之力,骤然自他身上爆发开来。
  
      周围的虚空,竟然在这一瞬间,都变得扭曲起来,仿佛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要碎裂一般。
  
      “哼!这功法虽然强大,但你也发挥不出全部威力,还是不要白费力气的好!”那虚幻之脸见状,冷冷说道。
  
      “是么?”
  
      杨尘冷笑一声,体内掠夺之力,豁然化作一个个无形的大手,向着赵若烟抓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虚幻的之脸就传出一声惨叫。
  
      “该死,这是什么功法!”
  
      那虚幻之脸再也维持不住,瞬间就破碎开来,然后一股股极为纯净的能量,涌入到杨尘体内,竟然与他的精神融合在了一起。
  
      杨尘只感觉,自己的五感,顿时变得异常清晰起来,当即他便目光一凝,豁然回想起在天阳神君传承之地时,掠夺那冰晶,也是如此。
  
      当下,他毫不犹豫快速施展《衍天诀》,但就在这时,那些寒意,竟然好似完全冻结了一般,任凭他掠夺之力如何强大,也无法撼动分毫。
  
      “倒是小瞧这寒意之物了。”杨尘眉头一皱,嘴中喃喃自语道:“只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么?”
  
      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随即一翻手,直接取出陨天印,然后体内《天阳诀》豁然运转,无数的炙热元气,飞速涌入到陨天印当中,下一刻整个陨天印豁然一震,然后杨尘毫不犹豫,直接将其扔向赵若烟。
  
      他控制着陨天印,盘旋在赵若烟的上方,无数火云在此时如同瀑布一般落下,与赵若烟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碰撞在一起。
  
      陡然间,空气中就形成无数的白色雾气,一股股奇异的碎裂声,自赵若烟周围传递而出,仿佛是千年寒冰,炸开一般。
  
      仅仅片刻之间,整个洞府,就被浓雾所弥漫,只不过,这种异象只是持续了片刻,就被那些火云彻底蒸发掉,只剩下赵若烟娇躯周围,不时有一丝雾气涌出,但那雾气刚刚出现,便消失于无形。
  
      “这是什么宝器!?”
  
      赵若烟体内,又传出那生灵的声音,这一次它异常的惊怒,根本没有预想到,这宝器竟然如此的强大,而且,对它还有着压制的作用!
  
      杨尘并未回答,体内的《天阳诀》运转的更快了,一股股炙热的元气,飞速融入到陨天印当中,当即那些火云,陡增一倍!
  
      灼热的气息,充斥整个洞府,那玉床四周更是变得光秃秃的一片,被燃烧个干净,幸好那玉床十分特别,若不然恐怕也会化作灰烬。
  
      赵若烟身上的寒意,被彻底压制,但那生灵还是心有不甘,苦苦支撑,这一次,它明明距离掌控这具身体只有一步之遥,怎能放弃。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杨尘额头也开始流下汗水,显然也是压力不小,随即他一咬牙,体内《天阳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转起来,丹田所有的炙热元气,尽数融入到陨天印当中。
  
      “轰!”
  
      一股恐怖的灼热气息,骤然自陨天印爆发而出,竟然形成一种雷鸣般的响声,跟着无数的火云,铺天盖地的涌向赵若烟,她全身在这一瞬间,都是一颤,然后很不凑巧,其身上的衣物,竟然燃烧成虚无。
  
      跟着,那最后的负隅顽抗的寒意,也潮水一般退却,随即一个充满杀意的声音,也自赵若烟体内传出。
  
      “人类,我冰噬寒炎记住你了!”
  
      话音刚落,赵若烟身上,再无任何寒意散发出来,杨尘见状,急忙收起陨天印,身形不稳,踉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刚刚看似简单,却已经是他的极限。
  
      随即,他目光不由望向赵若烟,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因为此刻的后者,已经醒转,恰巧四目相对。
  
      “啊!”
  
      赵若烟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醒来第一眼,竟然与天阳神君传递之地的遭遇一模一样,还是赤裸着娇躯,被杨尘盯视。
  
      她心中瞬间就生气一股无名火来,翻手间取出一件衣服穿在身上,便一个跨步来到杨尘面前。
  
      杨尘吓了一大跳,他刚刚为了救助赵若烟,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根本不是这大魔头的对手,当即急忙说道:“你先听我解释。”
  
      赵若烟根本不给杨尘机会,就在后者话音刚落之际,赵若烟的玉手,便刹那间袭来,然后就听砰的一声,杨尘直接倒飞出去。
  
      一击得手,赵若烟愣了一下,发觉杨尘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她不由眨了眨眼睛,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来。
  
      “哼哼,你今天算是栽在本姑娘手中了。”
  
      她眼中露出精芒,杨尘外门大比调戏她的事情,可还没算账呢,现在正是绝佳的时机。
  
      远处杨尘感觉胸口发闷,心中更是有些窝火,刚要发怒,却发觉赵若烟那可怕的眼神,不由一个激灵,心中暗叫不好,刚要夺路而逃,却惊愕的发觉,赵若烟身形身上,已经把洞口给堵住了。
  
      “有话好说。”杨尘缩了缩脖子,脸上强挤出笑容,说道。
  
      “我给你一个解开封印的机会。”赵若烟一笑,脸上露出一抹皎洁的光芒。
  
      杨尘闻言,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他没想到,赵若烟竟然还记得此事。riKr
  
      “砰!”
  
      几乎是在同时,赵若烟一个箭步冲到杨尘面前,然后拳头如同雨点般落下,将杨尘从洞府西边打到洞府东边,又从洞府南边,打到洞府北边。
  
      这不大的空间内,杨尘足足跑了几十个来回,可即便如此,还是被狠狠的痛扁了一顿。
  
      可能是赵若烟打的累了,几个时辰后,满意的收手,她嫣然一笑,露出满口银牙,道:“从此,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杨尘咬牙切齿,但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点头强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