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闪婚后爱:靳少,请节制 > 第1475章 这样好像不是很好吧……

第1475章 这样好像不是很好吧……

“不对,应该说是我们要一起抓紧时间了,趁着还年轻,不去做后悔的事情。”白萌萌轻轻地勾唇一下,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又聊了聊其他的事情。
  
  不多时,两人编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悄悄的在厨房说起了各自的小秘密。
  
  靳安在沙发上落座,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眉头时不时的紧紧地皱了皱,好像是在做什么决定一般。
  
  “你有没有想过让萌萌找到她的记忆?”爱普兰轻轻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沉声说道。
  
  之前,白萌萌不在的时候,靳安完全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而现在,才表现的像是一个正常的人。
  
  最起码脸上会有喜怒哀乐,时不时的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到温柔的笑意,不再是冷冰冰的人了。
  
  “想过,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靳安紧皱着眉头,抬眸看向厨房的位置,耳畔处还能够听到两个女人时不时的传来嬉笑声,可见两人相处的很融洽。
  
  “那你就没有带她去看看医生,既然已经知道是白萌萌了,为什么不带她到医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会让她失忆,记不得我们这些人。”
  
  爱普兰紧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不解,都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本以为已经到医院做了简单的检查,却没有想到,靳安如此沉得住气。
  
  倘若是他的话,估计早就沉不住气,找个时机带着她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了。
  
  治病要治本,不找到病因的话,根本什么也都只是浮云罢了。
  
  靳安闻言,微微抿了抿薄唇,英挺的眉头轻轻地蹙了蹙,顿时觉得爱普兰说得有些道理。
  
  “我会去试试。”
  
  爱普兰这才轻轻地点了点头,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试一试的,毕竟她只是失忆,而不是其他的事情。
  
  即便他们想要将事情的经过和经历告诉白萌萌,以她的性格,不一定能够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毕竟在白萌萌失忆之后,最先陪在她身边的是宋清风,而不是他靳安,虽说是只有一字之差,那还真的是天壤之别。
  
  “在萌萌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先不要过分的刺激她。”靳安想了想,依旧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他不想要过分的去刺激白萌萌,至于她能不能恢复记忆,他也并没有特意的去安排,只想要顺其自然。
  
  倘若恢复了自然是好事,若是始终都恢复不了,也没有关系,在他的心里白萌萌还是白萌萌,始终都是他最爱的女人。
  
  “我知道了。”爱普兰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一点,爱普兰还是心里有数的,即便靳安没有叮嘱他,他也会注意的。
  
  毕竟,白萌萌的这次回归还真的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也只想要保护她,并不是伤害她。
  
  “你打算怎么处理你房间里的两个女人?”靳安头也不抬的开口问道。
  
  “什么叫我房间的两个女人,说的我私生活好像有多荒诞似的,就一个女人,现在正在陪你的女人聊天呢。”爱普兰微微一愣,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不由得怒瞪了身侧的男人一眼。
  
  他很洁身自好的好吧,从头到尾也就卢思雅一个女人罢了,至于其他的只不过是在嘴上撩拨两句而已。
  
  其他的,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
  
  “是吗?我听说对你投怀送抱了,你不是还当众说那个人是你的女人?”靳安微微挑高了一侧的眉头,淡淡地说道。
  
  “我……去你的,你是不是派人监视我?”爱普兰不禁坐正了身体,定定地看向靳安。
  
  感情这货竟然良心发现,开始关心他这个好哥们了?
  
  “没有。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你一定会办出这样的额事情,毕竟之前你对待卢思雅并不是这样的状态。”
  
  爱普兰:“……”
  
  他竟然无言以对,也就只有靳安会如此的了解他。
  
  爱普兰不禁有些懊悔的叹了口气,当初他也是昏了头了,竟然会认为卢思雅是一个爱慕虚荣,只认钱的人。
  
  现在想想,他们已经错过了很多的事情了。
  
  “之前是我误会她了,现在我只想要对她一个人好。”
  
  “那陆朵儿呢?”
  
  “她……我只能说抱歉,从始至终,我爱的人始终都只有卢思雅一个人,其他的女人在我看来都只是过客而已。”爱普兰微微抿了抿唇瓣,显得有些无奈。
  
  并不是他想要做享齐人之福,之前她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让卢思雅吃醋,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然而,最大的错误却是他自己。
  
  靳安闻言,嘴角悄悄的扬起一抹淡淡地弧度,知道眼前的爱普兰已经开始后悔了。
  
  短暂的沉默。
  
  白萌萌跟卢思雅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两个大男人相对无言,一个在办公,而另一个却在看着电视。
  
  好像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流似的。
  
  “回来了?有没有很累?”爱普兰率先回过神来,快步的走向卢思雅的方向。
  
  看到如此恩爱的两人,白萌萌不禁感到无比的喜悦,就好像自己的亲人马上出嫁的感觉。
  
  卢思雅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是去帮忙而已,又不是什么吃力的事情,怎么可能会累。“那就好。”
  
  爱普兰轻轻地松了口气,就好似他真的就是这样想的似的。
  
  卢思雅对于爱普兰的这种想法顿时感到有些啼笑皆非,就好像她在这里会受到什么委屈似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白萌萌与卢思雅却变成了很好的姐妹,两人都有些不舍。
  
  “比如你们就留下来好了,反正我们这边的房间也有好多,足够让你们选择了。”白萌萌走到靳安的面前,对着一旁的卢思雅说道。
  
  “这样好像不是很好吧……”卢思雅轻轻地抬起头看向一侧的靳安,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
  
  “有什么不好,反正天色也已经很晚了,你们倒不如留下来,你说是吧,靳先生?”白萌萌抿了抿唇瓣,看向身侧的男人。
  
  “不行。”
  
  “不行。”
  
  两道不同的嗓音顿时传到了白萌萌的耳中,让她不由得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