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九龙圣祖 > 一千八百三十九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一千八百三十九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从刘正的口中传出,响彻在这安静的院落内,让得所有帝宫所长老都是心惊胆战,因为他们尽都看到了这位大长老的惨状。
  
      此刻的飞鸿魔鹰,早就在云笑的自主控制之下,所以有心自无心的结果,就是刘正的那只右眼,直接被鹰喙给啄得血肉模糊。
  
      飞鸿魔鹰可是天阶高级的脉灵,尤其是那一双利爪和坚硬如铁的鹰喙,更是它们最为拿手的攻击手段,这一啄之力可想而知。
  
      无论刘正速度有多快,反应有多敏锐,这一次也是凄惨无比,见得其伸出手来抚住自己的右眼,却按不住那从指缝之间冒出来的鲜血。
  
      看到这一幕,诸多帝宫所长老们尽都是脸色剧变,那个粗衣少年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这种控制敌人脉灵反攻击敌人的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
  
      偏偏那属于刘正的飞鸿魔鹰,比在这个帝宫所大长老手中的时候还要听话得多,甚至都能和云笑配合得无比默契。
  
      啄瞎刘正右眼的飞鸿魔鹰,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见得它的那一对利爪,直接朝着有些失去理智的刘正头皮抓去,目标精准之极。
  
      嗤啦!
  
      一道让人心神狂震的声音传来,先前说了,飞鸿魔鹰最为厉害的就是他们的鹰喙和利爪,这一次又是趁着刘正猝不及防之时,顿时抓了个正着。
  
      只见飞鸿魔鹰的双爪,直接侵入了刘正的头皮之内,仿佛切豆腐一般就没了进去,紧接着将这位帝宫所大长老的一张头皮,都给直接扒了下来。
  
      如此血腥而恐怖的一幕呈现在帝宫所长老们的面前,让得他们尽都感觉头皮发麻,仿佛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头皮也会如那刘正一般被扒拉下来似的。
  
      对于这些帝宫所长老们,云笑又怎么可能会有半点怜悯之意,既然敢对自己动手,那便得有凄惨而死的觉悟,就比如说此刻的刘正。
  
      “执事大人,救……救我……”
  
      头皮被扒下的刘正,并没有立时身死,见得其血肉模糊地将仅剩下的一道目光转到范玉林身上,口中发出的声音,也蕴含着一抹绝望。
  
      看到那形象极为可怖的刘正,范玉林的一张脸已是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那粗衣小子,实在是太诡异了。
  
      原本以为那只是一个随手可以碾压而死的小小臭虫,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只扮成猪的老虎,仅仅数招之间,就将同为通天境巅峰的刘正给弄得如此凄惨。
  
      虽然作为化玄境初期的范玉林,对于通天境层次的这些帝宫所长老很是看不起,可看那云笑举重若轻的手段,恐怕战斗力远非表面修为这般简单啊。
  
      “能得到帝后大人亲自颁下通缉令的家伙,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到了这一刻,范玉林不由更加坚定了先前的想法,暗道自己的决定果然没有白费,要是陡然和那小子战斗上,或许便会在出其不意之下吃上一些小亏。
  
      作帝宫总部的巡察殿执事,范玉林倒是没有想过自己这个圣脉三境的强者会败,但堂堂的执事大人,若是真的吃上一些小亏,那也太过丢人了点吧?
  
      天空上的云笑可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对于一个右眼已瞎头皮都没有了的刘正,他根本就没有再去管,他相信飞鸿魔鹰会替自己收取其最后的性命。
  
      “接下来,轮到你了!”
  
      转过头来的云笑,目光有些玩味地盯着那被黑魇狼逼得有些狼狈的蔡庸,其口中发出的轻声,让得这位帝宫所二长老心头狠狠一震。
  
      要知道蔡庸的实力,可是比那边的刘正大大不如啊,他才突破到通天境巅峰没多久,战斗力肯定是比刘正这些老牌的通天境巅峰差上不少。
  
      刚才就算蔡庸被黑魇狼逼得很是狼狈,可也看到了那边刘正的下场,甚至是此时此刻,那凄惨的模样也还在他脑海之中盘旋呢。
  
      连大长老都被自己的脉灵弄得惨不堪言,蔡庸相信要是那粗衣小子腾出手来对付自己,恐怕自己就得步刘正的后尘。
  
      “只能先避一避!”
  
      不得不说这蔡庸的反应还是相当之快的,在知道不可能匹敌那诡异少年的事实面前,他根本就没有想再去恋战,那样只会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蔡庸当机立断,心中念头落下之后,便是身形一动想要朝着后方退将开去,只是他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粗衣少年眼眸之中的那一抹戏谑。
  
      “老家伙,你连自己的脉灵也不要了吗?”
  
      就在蔡庸想要转身而走的那一刹那,从云笑的口中陡然发出这么一道沉喝之声,让得他下意识地便朝着原本属于自己的脉灵望去。
  
      唰!唰!
  
      然而蔡庸这一望之下,却是发现那黑魇狼竟然离着自己已不过数尺之遥,而且在他目光刚刚转过来的同时,其眼眸内赫然是射出两道黑色的雾气。
  
      这两道黑色雾气来得好快,快到蔡庸这个通天境巅峰的强者,也根本没有半点的反应时间,便被那两道黑色雾气袭入了老眼之中。
  
      当这两道黑色雾气进入蔡庸双眼的时候,这个帝宫所二长老的身形骤然一僵,再然后那一双眼眸,尽都变成了漆黑之色。
  
      先前说了,黑魇狼有一项极为诡异的攻击方式,那就是能让自己的敌人进入特定的梦魇之中,而且其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也只有像云笑这样熟悉黑魇狼,而且拥有两条灵魂祖脉的特殊修者,才能抗衡那种梦魇之雾,甚至将之化为己用。
  
      此刻的云笑,无疑就是控制着黑魇狼,喷吐出了属于它的梦魇之雾,被两道黑色雾气轰中的蔡庸,已是是陷入了一种特定的梦魇之中。
  
      “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又一道低沉之声从云笑口中传出,然后所有人都是看到那蔡庸竟然点了点头,身形一动之间,已是来到了那帝宫所大长老刘正的身侧。
  
      嚓!
  
      只听得一道轻响声传来,所有人都是看到刘正的一个脑袋冲天而起,原来是被蔡庸从纳腰之中取出的一柄长剑,给生生削掉了脑袋。
  
      从刘正无头颈腔之中喷出的鲜血,仿佛红色喷泉一般血腥可怖,甚至是有很多都溅射到了蔡庸的老脸之上,他却是浑然不觉。
  
      这位帝宫所二长老蔡庸,在杀了大长老刘正之后,直接是脑袋一转,蕴含着一抹黑芒的目光,死死盯着那边的总部执事范玉林。
  
      “二长老他……他不会对执事大人动手吧?”
  
      看着蔡庸的动作,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想到了这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暗道那黑魇狼的梦魇之力,真的有如此神奇吗?
  
      事实上梦魇之力确实如此神奇,那会让人陷入一种逼真的梦境之中,只不过想要随心所欲地让敌人陷入梦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比如说此刻由云笑掌控的梦境,就比蔡庸自主施展要厉害得多,那只黑魇狼在蔡庸手中能发挥的威力,也是远远不及。
  
      莫说是让蔡庸对区区一个帝宫总部执事动手了,就算是那苍龙帝宫的主宰苍龙帝在此,也只需要云笑一个念头,就能让他剑刺主宰。
  
      因为蔡庸的灵智,已经不算是他自己的灵智,而是在云笑的控制之下,作为前世的龙霄战神,又岂会对一个区区帝宫执事顾忌?
  
      “杀了他!”
  
      云笑的声音响彻在暗夜之中,让得那边范玉林的脸色不由极度阴沉,然后他就看到蔡庸没有半点的犹豫朝着自己猛扑而来,就仿佛饿虎扑食一般。
  
      作为化玄境初期的圣阶强者,范玉林自然是不会害怕一个通天境巅峰的蔡庸,他之所以如此愤怒,只是因为云笑的手段太过诡异。
  
      从这两大长老和云笑的交手之中,范玉林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他越看越觉得那并不是云笑的全部手段。
  
      这个被帝后大人通缉的要犯,在面对刘正和蔡庸的时候,肯定是没有出全力,而对方还有哪些底牌手段,范玉林就两眼一抹黑了。
  
      只不过范玉林也牢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等下如果真的有和云笑对上的一刻,无论如何也不要施展自己的脉灵,那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变故。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让脉灵倒戈相向的,但生性谨慎的范玉林,绝不可能让自己吃上一点小亏,这和他圣脉三境强者的身份不符。
  
      范玉林心思念转的当口,蔡庸已经是离他不过数尺之遥,值得一提的是,那只属于蔡庸的黑魇狼,也在此刻从另外一个方向猛扑而来。
  
      而且在这只黑魇狼的双眼之中,还在闪烁着两道黑色的雾气,似乎下一刻就要喷吐而出,让得范玉林遭受和蔡庸同样的下场。
  
      “滚开!”
  
      只听得一道怒声从范玉林口中传出,然后所有人都是看到一只脉气掌印从天而降,狠狠地落在了蔡庸的身上,将其整个身子,都给轰得朝着下方疾速落去。